千方百计gl小说 穿书后我被道侣封印了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千方百计gl小说 穿书后我被道侣封印了免费阅读

Chapter3 徐柏源:这温柔又锋利的时光

“阿源,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照顾好妹妹吗?怎么会烧的这么厉害?”妈妈逆光站着,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怒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妍妍发烧了。我只是......只是......”只是贪心出去和朋友们玩了会儿。可是,这又是什么理由呢?毕竟是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好妹妹,自己有什么理由为自己辩护呢。

“哼!”爸妈转身抱着妹妹愤然离去。他们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妈,爸。你们等等我,不要丢下我......妈,爸......”

天花板是枯燥的白,在窗外灯光的映射下变得光怪陆离。又一次从这样的梦中醒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如此狼狈的从梦中哭醒。这大概就是小说中所说的“内心的魔障”了。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凌晨两点多的城市,不像是白天那样车水马龙。就算是呼啸而过的汽车,也带着某种心灵上的静谧。但是,依旧会有像我这样的清醒着的人吧?

姑姑说,这世间所有人都背负着他们自己的秘密。我们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来赎罪的。姑姑说,爸妈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们已经赎罪结束了,可以去一个很美好的地方过他们想要的生活。而我和徐柏妍,还没有!

这些话,如今估计也只有徐柏妍还相信着吧。而如今已经18岁的我,还有什么理由相信这样的童话?

出门倒水的时候,踢到了徐柏妍心爱的玩具——一个大大的叮当猫。徐柏妍喜欢叮当猫。她总是问我,为什么叮当猫不和她做朋友?为什么叮当猫的口袋那么小却可以放下那么多的东西?......这些问题有时候让人很无奈,但是更多的时候会让人羡慕。

是啊,羡慕!羡慕她是妹妹,羡慕她永远长不大,羡慕她不会记得那些不开心的事......

旁边房间里,徐柏妍正在熟睡着。手机的屏幕上大熊和叮当还在无止尽的嬉笑着。又看着动画片睡着了~真是长不大的孩子。把她伸在外面的胳膊放回去的时候,她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的扬起来了。估计是叮当猫来和她做朋友了吧~真希望,她永远都会这样单纯的快乐着。尽管,她只能这样单纯的...快乐着......

学校的时光依旧是带着书香的死寂。做不完的习题,和永远没有尽头的测试。但偶尔或许也会有变动,像是休假嫁人的适龄老师,像是春日里善变的天气,像是窗边养的那颗不会开花的仙人球。

“喂,顾楠姐这两天回来。怎么样?要不要聚聚?”一下课何逍便迫不及待地询问我。

认识顾楠,是因为何逍。听何逍说,他是在10岁的时候认识顾楠的。顾楠住他家楼下,有一次中午家里没人,他便放肆的在楼上玩。因为弄出来的声响太大,吵到了正在午休的顾楠。当时顾楠个子长的已经很高了,而且一头短发。又因为从小在武术学校长大,所以性格也格外与众不同。当时拎着棍子来叫门的顾楠让何逍觉得又害怕又刺激。

用何逍自己的话说,当时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他完全被顾楠的气势震慑住。最后拿出自己的所有私藏的零食,才化险为夷,并且和这个女老大结成了联盟。

“好啊。你们决定好了跟我说就好。我没有异议。”其实,顾楠和我同岁,但是她确实是个让人钦佩的女生。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她的胆识却是让我们这些男生都自愧不如。

“成,那我回头定好了时间给你说。”

“好啊。”

“诶,要不要让顾楠把她那个神秘的伙伴叫上。我一定要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姜丝儿”。”刚准备下笔继续做题,便被何逍再次袭击。何逍对这个传说中的“姜丝儿”有着无限的热忱,像他这么喜欢交朋友的人早就准备见见“姜丝儿”。可是不知是不是时机作祟,每次他想让顾楠介绍一下这个朋友的时候,都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但是,和顾楠的每次约战却从未爽约过。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不只是何逍会觉得很好奇。偶尔,我也曾经对这样一个传说感到好奇。何逍说,他应该是一个满腔热血、一身豪情的大英雄。所以才会在顾楠寡不敌众的时候出手相助。他肯定是个男生,看中了顾楠的直爽。所以,终日尾随,终于有一天英雄救美......

大多数人的想象都是美好的,像是没有营养却可以慰藉心灵的浪漫爱情剧。或许这些都有可能,只是我们不是故事的主人公。所以也终究不知道故事的走向。

“诶!去厕所不去?”何逍叹了一口气之后,似乎终于想起来什么大事。

“不去。”我斜睨他一眼,男生相约去厕所,成何体统!

“去吧去吧。你做在教室这么久不动,会长痔疮的。”何逍永远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理论,让你无力反驳。并不是没有什么理由反驳,而是你反驳所用的时间和精力必然是无意义的。

但是,有这样的朋友也会很好。因为你永远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

有时候的聒噪也是一种温暖吧。

确实好久没有注意这室外的风景,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诶~江思思诶。”顺着何逍的目光看去。只能看到一个落寞的瘦小的背影。短短的头发有些凌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个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瞬间竟然有某种熟悉,像是在这18年来的某个记忆里深藏着的那种熟悉。

“估计是刚从主任那儿回来。”何逍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莫名的多了一分郑重“走吧走吧。一会儿该是上课了。”

估计是学习太久有些累了,眼前的数学卷子竟然变成了一个个模糊的字符,然后扭曲、重组,变成了一副副画面。

十二岁那年夏天,苏城的西山公园小山上,徐柏妍想吃山脚的冰淇淋。我嘱咐她好好呆着不要乱跑,可是回来的时候还是不见了她的踪影。我找了很多地方,终于在去山顶凉亭的小径上找到她。当时她很无助的坐在地上哭,旁边有一个有些帅气的小姑娘尴尬的站在那里。

肯定是她,是她欺负了妍妍。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欺负她?”我有些气急败坏。从妍妍五岁那年生病以后,便失去了正常人的智力。经常有小孩子都会嘲笑她欺负她。以前是妈妈保护她,现在,我这个哥哥绝对不允许妹妹受一点儿委屈。“妍妍不哭,哥哥在呢。”

“不是我......我把欺负她的人打跑了。”小女孩也很无助的解释着。

“够了。”不管是不是她,她看到妍妍哭难道不应该安慰一下吗?“妍妍,乖,你看哥哥给你买冰淇淋回来了。不哭了哈~”

“真的不是我。我...我把欺负她的人打跑了。只是,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还要哭。”

“你......”正准备跟她理论的时候,才发现她右手小臂上划伤了,长长的一条红色印痕像是不满我的冤枉,替主人无声地叫嚣着。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女孩把手臂缩了回去。“没事。你快不要让她哭了。”她皱起的眉毛表现出了对哭声的无所适从。

“没事。我会好好哄她,不让她哭的。”知道冤枉了她,内心是无限的愧疚和不安。“让我看看你的......”

“恩,你好好照顾她。我去找我姥姥了。她是西山武馆的师傅,你们要是被欺负了。就去找她。我们肯定会保护她。”小女孩丢下这样一个信誓旦旦的话便跑开了。而到现在,我都没能知道她是谁,没有好好地跟她道歉。

画面一张张的闪去,定格在女孩跑走的背影上。就在那一瞬间,刚才课间的那个背影闪现出来与之重合。我们有的时候不得不慨叹人脑构造的神奇。那些藏在我们记忆深处的图片,或许经过时间的淘洗,被我们遗忘。但是,命运仿佛有一只我们不可控的手在指引着一切的发生。

难道是她?六年,或许一个人的样貌会有变化,或许我们会长成互不熟悉的模样,但是那背影里的倨傲和神采却不会改变。怎么能不熟悉呢,那个在年少时期的心里耿耿于怀的背影。

“何逍?”

“恩?”

“你刚才说的,我们在走廊里看到的那个人是谁?”

“什么?”何逍停下验算的笔,满眼疑问的看着我,似是不相信这样的问题是从我嘴里问出来的。

“哦,你是说江思思啊。”

“江思思。”思思,原来那只手表上的“ss”是这个意思。

“你怎么了?我还以为你终于有什么难题需要问我了呢。”何逍疑惑的看着我,而我却无法给他答案。因为我也不知道答案。或许这只是思维和命运的恩赐吧。经年以后,还能想起一个模糊的背影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