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王妃黑化了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王昭君到匈的第一个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我家王妃黑化了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王昭君到匈的第一个

林咩咩一听,有戏,只要能先劝动他放弃任人宰割,一心求刑的念头就好,于是她继续忽悠他:“出家未必,可能是带发修行呢,你把永欣园建在乡郊,也算半隐居生活,说不定老天给你的安排,就是让你归隐呢,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不知道你算是哪种隐,反正是一种隐!”

荼永松摸摸头,像是被林咩咩牵进了这条思绪,越走越深:“啊。。。还真是的,当初也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住,其实市内的安静处所也不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想到乡郊野外去,前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皈依了,欣欣和小悦悦,又完全掐断了我对女色对尘世生活的眷恋,原来一切冥冥有注定啊,就是让我去带发修行呢!不对,说不定需要我更彻底一点,说不定我得剃度,去庙里修行去,不知道现在庙里是怎么规定的,怎样才能正式做一个僧人。”他顿了一顿,又说:“而且我也确实没有牵挂了,我姐姐一家三口过得非常好,我父亲跟他们生活习惯了,之前我曾经要把他接过来,他也始终不肯,更愿意和他的小外孙在一起。就在去年,我父亲在睡梦中。。。离开了。。。”室内一时陷入沉默。

凌肃看了林咩咩一眼,意示:完蛋,带过头了!

林咩咩悄悄吐了一下舌头,转而又想,先把他从那个怪异的思想里拖出来就好,以后慢慢地自然而然地就回到正常生活里去了。又没有天生的慧根,怎么会真的从此就带发修行起来,更不要说青灯古佛了,那可不是谁都能煎熬得了的。

凌肃只好替林咩咩往回带:其实也不用刻意去怎么做,心中有佛,哪里都是圣地,庙里家里甚至是监狱,又有什么区别,只要把事情真相说清楚了,剩下的交给法官和老天爷吧!

凌肃抽出一直雪茄递给荼永松,自己的也点燃了,悠然地吐了一个烟圈,看青烟袅袅娜娜地在空中弥散开来,笑道:“荼总,我知道你是在逗咩咩的,故意顺她的话胡扯,不过,你心里也的确有心魔,你会把所有的意外、巧合都牵扯到你心底那个最敏感的事情上去,哪怕你看着这个烟圈,都会觉得它像是欣欣的样子。”他顿了顿说:“心魔的确非常可怕,我也深受过它的折磨。”

林咩咩好奇地问:“怎么讲?”

凌肃拍了拍自己的左腿,说:“你不是早发现了我的左腿有毛病么?”

林咩咩哎呦一声,说:“对啊对啊!早就想问问你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杂事太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忘记问,过后想起来你又不在身边。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

凌肃说:“这还是欣欣过世不久的事情。其实,欣欣的死亡对我的震动也是非常大的,我觉得我担有很大的责任,不是我纵容她报复性地胡闹,她走不到那一步,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小清云。那阵子就像着魔一样,已经多年不曾梦到过的小清云,和欣欣一起,一再交替出现在我的梦中,我食不下咽寝不安眠,神经极度衰弱,有天晚上我睡不着,找了找手边的安眠药已经服用完了,我就想下楼去取,走到楼梯口赫然看到披头散发满脸流血的韩欣穿着一身白袍站在楼梯的那端,我吓傻了,一动也动不了,然后韩欣转了个圈,她的背面居然也是张脸,而且是小清云!这么恐怖的画面,吓得我脚下一软就从楼梯上翻滚了下来,等我清醒过来,我已经在医院了,左膝粉碎性骨折,唉,一下躺了两年,偏偏又那么多要紧事,都是在病床上指挥别人去做的。直到最后去找你,咩咩,那时刚能正常行走。”

林咩咩直听得头发直竖,浑身起鸡皮疙瘩,她颤抖着问:“你,你看到欣欣了?”

凌肃苦笑说:“哪是什么欣欣!是格格穿了白色的长裙披头散发地在到处晃荡,那阵子家明刚消失,她已经开始陷入疯狂状态了,不知道从哪儿学的巫D/术,要召唤夜晚的精灵,打听家明的下落。唉,我要不是心里愧疚,要不是有心魔作祟,我怎么会看出那样的幻觉!”

法院再次开庭的时候,何佳梅在辩护人的引导下,已经学乖了很多。经过上次法庭上公开出丑,何佳梅也恶补了一下法律常识,再加上辩护人的提点,打算这次开庭好好表现一下,根据上一次开庭荼永松的放弃的表现,她认为自己有十足的打败荼永松的把握。

林咩咩看了一眼原告席上的何佳梅,觉得她像一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故意摆出来的气势和架势,反倒让人觉得虚夸和张狂。庭审开始后,荼永松一改上次的故意被动挨打的状态,居然提交了答辩状,对当日所发生的细节也进行一一描述,再出示小区见证人的证言证词、更换门锁的发票、亲子鉴定的结果、单身证明、荼恬约悦亡的法医鉴定,使得原本就不倾向于何佳梅的案情,几乎完全翻转过来。听众席上一边倒地认为荼永松应当当庭宣布无罪。

法庭短暂地休庭了两个小时,审判长和审判员合议后重新开庭,认为荼恬悦属于误杀,何佳梅不经户主荼永松的许可,撬门入内,属于私闯他人住宅,成为这起恶xìng事件的导火索,并且由于她自己的举动间接导致了荼恬悦的死亡,荼永松在两人发生冲突的时候,虽然本意上没有伤害荼恬悦的举动,但是他应当考虑到一个母亲的感受和心情,很有可能引发何佳梅的激烈的举动,因此也负有责任。法庭最后宣判,何佳梅私闯他人住宅,间接误杀,二罪合一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荼永松间接杀人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如果不服可以在10天之内上诉。

一片哗然。林咩咩拉着凌肃的手急得连连摇晃:“这可怎么好!怎么会判刑呢!”

凌肃说:“别慌,还可以上诉。”

原告何佳梅立刻表示上诉,荼永松却淡淡地说:“我不上诉。”

他朝着林咩咩的方向看了一眼,居然扯出来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虽然没有一个字,但是林咩咩却读懂了他的意思:红尘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可眷恋的了,哪里不能修行。心中有佛,地狱也是天堂。

凌肃其实也满心焦急,都以为荼永松会无罪释放,才会那么说,谁知道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连连对荼永松使眼色和摇头,示意他无论如何不要冲动,荼永松却已经跟着法警走了。

接见室内,殷华、凌肃与荼永松隔窗而望,他穿着囚衣,被剃光了头发,形容倒是没有憔悴,情绪也还镇定。短短的十五分钟会面时间已到,这两位劝人的高手居然没能劝得动荼永松改变主意上诉。

末了,荼永松说:“回去告诉咩咩,她的心意我一早就知道了,我不是被她带歪了要出家,也不是因为凌总的几句话就觉得那都是‘家’,我是真的觉得这里更可以让我安心,让我能赎罪。。。欣欣的死,我。。。我始终不能原谅自己。。。一年,也还太轻了些。”

听他这么说,荼永松和殷华不再说什么了,对望一眼,默然无语。

西湖岸边,凉风习习,垂杨倒柳娇娜多姿,初夏的风情满溢在每个人的脸上,殷华牵着林咩咩的手慢悠悠地走在苏公堤上,林咩咩只顾左右张望,欣赏着晚霞铺满天的壮丽,殷华却深情地望了她一眼又一眼,终于忍不住略带酸意地说:“咩咩,你身边还有个大活人呢,把注意力分过来一点好不好?”

林咩咩说:“整日价地都是看着你这张脸,难道还没有看够?你也真是的,居然跟风景争风吃醋。”

殷华一把捉住她的双肩,迫使她与他面对面,笑道:“怎么,才重逢几天,就已经看够了?”

“够了!”

“不行!我正打算在恒定在你眼前七十年,咩咩,我们。。。这就正式在一起好不好?”

林咩咩调皮地睐睐眼:“你可是在跟我求婚?花呢?钻戒呢?见证人呢?”

殷华笑道:“你心花怒放,花在你心里;你的双眼熠熠生辉,钻戒在你的眼睛里,至于见证人,上有苍天,下有西湖仙子,中有凌叔叔。。。”

“我爸?”林咩咩左右张望了一下:“哪有!你不会让我看手机相片吧!”

殷华拉着她转身就走:“凌叔叔就要到饭店了,我们现在也赶快过去吧!今晚,我会当面请求他把你交给我的!”

“哇!你这个坏蛋,你都设计好了!”林咩咩笑着就去捉殷华的耳朵,殷华撒腿就跑:来呀来呀!追上了就娶你,哈哈!

林咩咩在后面一路猛追,大叫道:等等我...

(最新章节目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