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桌说她下边痒叫我揉揉 男生总把脸离我很近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女同桌说她下边痒叫我揉揉 男生总把脸离我很近

吃完早饭,我和慕容商量去王宫找叶柔的事情,但慕容说他有事,需要马上去处理一下,只要我稍微等他一下就能陪我一起去。

站在门口目送白芷和慕容远去,我正打算折身回院子,便看见不远处的空中飘过了一个白色的孔明灯,灯上还系着一条长长的红绸带。

我心中一喜,脑海中响起巫婆婆的叮嘱:“你到戎城后,如若看到有人放白色的孔明灯,灯上系着红绸带,那便是你此次要找的人,顺着那个方向,就能找到她。”

我再次看了那灯一眼,确认那上面确实是系着一根红绸带,这才放心的把门带上,朝放灯的方向走去。

约莫拐过几条偏僻的小巷,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走到了一处空地上。

四周杨柳青青,一条小河蜿蜒而过,河岸边有风吹来,给人一种很清凉的舒适之感。

在我从小巷里走出来的一瞬,我便已经看到了站在河岸边的那个身影。

她背对着我,身影纤瘦,身材略微有些高挑,穿着一袭白衣,绾着一个简单的发髻。

岸边的风轻轻吹起她白色的衣角,她就那么站在那里,目光眺望着远方,不知是不是想什么想的出了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亦看的有些入神,只怪眼前的画面太过美好,像极了一副静止不动的画面,让我不得不屏住呼吸,静静欣赏。

或许是她站的时间太久,又或许是什么轻微的声响惊动了她,她纤弱的身子动了动,转过身来。

在忽然看到我的一刹那,她眸光中闪过疑惑,随即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一遍,眸光一亮,问道:“你终于来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一阵难过,好似她已在此等了许久,而我,跋山涉水,终于来到。

虽然有些意外她的长相,并非白芷口中所说的那样美丽,但她给我的感觉确实很清澈很舒服的哪一种感觉。

我点点头,“是,我来了。”

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抬脚走了过来:“小姐已经恭候多时了,姑娘请随我来吧。”

我这才惊愕的发现,原来,她并非是我的客户。

她口中的小姐,应当就是叶柔了吧?

只是,据白芷所说,现在的王宫里,不是应该只住着叶柔一人吗?

这个丫头名叫小喜,是叶柔未出阁前的贴身丫鬟,一直跟在叶柔的身边,直到现在。

我看她性格温柔,整个人看上去颇有些大家小姐的风范,想来一个丫头都如此,那真正的叶柔,当时怎样的绝色。即便不是个倾城之姿的美女,也应当是个能让人过目不忘的女子,不然也无法解释她能同时与三个身份显赫的男子的牵扯。

据小喜说,她这半个月来,每天都会来这河岸边放一盏系着红绸缎的孔明灯,就是一直在等我的到来。

毕竟以命换梦太过匪夷所思,即便古书有所记载,那也是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以前的事了,究竟是真是假,世人难以真正的去相信。

若有人执着的相信着,那么这个人必定是有心结,且永远困在这个心结中,无法走出来的。

从王宫的后门进入,我隐隐看到高高的城墙上有淡淡的白光闪现,那是阻挡外人进入的结界,应当就是来自大将军府修家的奇门遁甲之术了。

身后的宫门轻轻合上,小喜对我微微一笑:“姑娘,请吧。”

我微微欠身,一面跟着她走,一面四处打量着。

路过一座别致的高台时,我不由驻足相望,那高台建造的数十米高,应当是这王宫里最高的所在,站在那上面,应当能俯首看见整个南凹国的疆土。

小喜见我驻足看着那高台,也站住了脚步,目光望着那高台,轻轻的叹了口气:“那是大王为小姐做的,如若大王还在,小姐不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