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养不熟的白眼狼 双性高辣怀孕生子文高H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快穿养不熟的白眼狼 双性高辣怀孕生子文高H

听到幼年失母这句话,叶振海的面上快速地闪过了几分愧疚,也不好再冲她发脾气,只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前倾过身子把她扶了起来,“傻孩子,这种事情哪里还能算期限的呢,血缘的事情又哪里是你想让就能让的。”

“爸爸!”她才刚叫出声,豆大的眼泪便已经一滴接连着一滴滚落了下来,哭声中隐藏的悲色,就连已经将重心天平倾倒在新一双儿女的叶振海也感觉心酸不已。

与云想容不同,她并未刻意卖弄风情和委屈,却胜在情真意切,总能在细微之处打动人心。

心中一软,叶振海拉着她的手,不再提起刚才的那件事,只道,“你就给我乖乖地待在这里,依旧把爸爸当做最亲的人来相处,不要再去纠结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知道吗?”

叶姿含着泪抬起眼来,低低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心中却一丝丝地冷了下去。她刚才能以母亲的事情博得同情,是否多多少少的也证实了父亲有愧?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眼泪到底是真是假,只是情绪上来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流了出来,然而一想到他们或许跟妈妈的死有关系,她又觉得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心无法表露,却不得不强笑着,维持眼前这一父慈女孝的画面。

这样的回答全然偏离了之前答应得好好的“教训”,云想容彻底慌了,赶忙唤了一声,“振海……”

叶振海没有理睬她的暗示,只是朝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先主持大局。

再也无可奈何,云想容气得跺了跺脚,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甩门先离开了。

会场以内,待主人公离开后,那些看客们也识趣地早早散开,去了外场,准备等到十二点的到来再做打算。他们绝大部分跟白苏然他们无仇无怨,顶多便是过来看个热闹便完了,以免被记住了脸,以后生意上如果找白氏集团合作的时候横生困难。

一时间,这里只剩下了叶敏和白苏然两个,每个人身上都狼狈不已。

她虽然早已擦干净了头上脸上的污渍,然而心中的屈辱不但没有减少,反而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增多起来,更多的还是对白苏然无能的愤怒。身侧握紧的拳头几乎快爆出了青筋,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却依然是温柔可怜的,见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她才低低地唤了一声,“苏然……”

这一声几乎要叫到白苏然的骨头里,那委屈的声气儿听得不禁让白苏然心中一颤,耳畔又突然听到低低弱弱地问,“你大哥从前总是这样对你吗?”

这无疑触动了他最敏感的神经,白苏然心中一紧,想到此前被狠狠从接班人位置上挤下来时的经历,有些五味杂陈,然而嘴上还是安慰道,“不是,一定是我大哥和你之间有什么误会,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

“可是我与你大哥之前都不认识,有什么误会啊。怎么他对我也这样凶,一点面子都不给你这个弟弟留,”她轻轻地噘着小嘴,语气有些不情愿,又有意无意地试探了一句,“该不会是姿姐姐之前跟他说了什么吧?”

话音刚落,她便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说错话一样,“不行……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姿姐姐的坏话的,对不起啊。”

“没事,经过这些事情后,我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白苏然一边说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真假的话语,一边抬起手来,怜惜地摸了摸她冰凉的面颊,眼中一片柔情,“现在我最爱的人是你,你说什么都可以。”

更何况,她说的那个情况……按照现在的形势来说,也并非不可能发生。

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叶敏蕴着晶莹泪水的眼中划过一丝诡谲和冷厉,很快就恢复了楚楚可怜的模样,“苏然,你想想啊,如果……如果真的是姿姐姐对我们有意见,才造成了今天这局面,那就太可怕了。现在他们还没有结婚呢,你大哥为了叶姿都不惜毁掉一个聚会,如果他们真的结婚了,真真正正变成了一家人,还不知道会联手怎么样打压我们呢。”

察觉到了白苏然有些发白的面色,她知道自己的话多多少少在他的心中起了作用,又垂下了眼睫,将头倚靠在了他的胸膛,继续劝说,“你也知道,姿姐姐有多么恨我们的,今天的事情……说实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我就被他们当面羞辱过,只是因为不忍心让你担心为难,才一直都没有跟你说,可是今天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我也不免有些害怕。这样的日子怎么才是一个头啊?”

听她这样凄凄切切地诉苦,白苏然也有些为难,无可奈何地朝她摊了摊手,“那应该怎么办呢,按照这个势头他们似乎真的打算结婚,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看着他还有些不坚定,叶敏赶忙趁热打铁,继续劝说道,“他们今天已经联手欺负到我们头上了,再不动手,等他们感情一点点的深厚以后,就更来不及了。”顿了顿,她突然伸出白藕似的双臂来,柔柔地从后抱住了白苏然,“其实我自己受些委屈还没什么,可你是大男人啊,也跟大哥一样都是白家的儿子,凭什么待遇就这样悬殊?”

温香软玉就在侧,引得本没有争取心的白苏然也禁不住动摇了起来。

的确,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在外人眼里像什么话!白绍宸今天虽然表面上是在教训夏敏,然而狠狠打得可是他白苏然的脸,这让别人之后怎么看他!?

心中一狠,他终于转过身来,对上了那双楚楚动人的眸子,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问起她的意见来,“你打算怎么办?”

见他终于动了心思,叶敏微微一笑,反转过了身子去,不慌不忙地挑选着补色的口红,慢悠悠地道,“既然问题的源头出现在我姐姐身上,那也应该从我姐姐那边入手,你说是不是?”

“可是我大哥那里……”虽然对白绍宸的专制很是不满,但他还不至于不知道自己现在地位与大哥天差地别,如果贸然这样对叶姿下手,对白绍宸来说无疑意味着直面挑衅,出气是出气,但后果也是可怕的。

叶敏一下就看穿了他的担忧,只柔柔一笑,“你想想,白绍宸才跟姐姐认识多久?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能够有多深厚,不过是一对痴男怨女一时新鲜罢了。我早已经吩咐人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装上了监控摄像头,等时间一到,拍到的内容会同时播映到宴会的大屏幕中。如果叶姿当着全场那么多宾客的眼前被人凌辱,你觉得以白绍宸那样孤高的脾气,会容许从此之后担上绿帽子的名头么?还不是纠察之后便匆匆作罢。”

她的语气轻柔,似乎毫无破绽,白苏然此时气在头上,不禁也被她的淡定自若迷惑了过去,不再有异议,更无从去想她心机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深沉的,只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也得临时找人来实行,可是现在大家都知道叶姿是我大哥的女人,有谁敢碰他?”

“这你便更不用操心了,我已经找到了几个替罪羊,随时等候着为我们办事,只是……”她有意停顿了一下,面色好像有些为难。

他早已经等待不住,看见叶敏犹豫的样子,不禁纠结起了眉目,急急追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那些人因为知道得罪白绍宸之后的可怕结果,全都狮子大开口,否则如何也不肯尽心尽力的办事。但你也知道,我和母亲弟弟现在刚堂堂正正地搬进父亲的家里住,用的都还是父亲给的副卡,在哪里用了钱,什么时候用的钱,父亲都可以查得到。如果大姐出事之后,父亲发现账户上突然被划走那么一笔来历不明的款项,又恰恰发生了大姐那件事,最后一定会猜疑的。所以……才想让你帮忙。”

听到不过是钱的问题,白苏然才舒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我知道了,这钱当然应该由我来出,你不用担心。这一次,一定要被那个女人的锐气打磨干净,看她以后还敢这样目中无人!”

“苏然,有你真好。”叶敏温柔一笑,伸出如藤蔓般柔软的双手轻巧地环住了他的脖子,低下头啄了一下他的面颊,且当做是奖励,然而眼中幸灾乐祸的光芒却益盛,与这张清纯甜美的容颜丝毫不符。

然而被抱着的白苏然自然是看不到她这副表情,又与她温存了一番,这才站起身来,吻了吻她的脸颊,随手掏出一张卡交由她的手中,“这张是我的私人卡,支付那些酬金应该是绰绰有余了,不会有人查到的。那余下的事情就由你来安排,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

她扫了一眼那黑色的卡,眼中笑意越发得意,随即又随口问道,“密码呢?”

白苏然一怔,似乎想起了什么,面上的笑容隐约有些僵硬,“是你姐姐的生日。”还没等叶敏面色大变,他就已经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一点感情了,不然也不会将这张卡交给你。敏敏,我现在是爱你的。”

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种事的时候,叶敏将嫉妒和不甘统统压回心底,弯起一抹善解人意的笑容来。面对着他探究的眼神,她站起身,为他系好有些凌乱的领带,又轻轻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知道的。”

本以为以叶敏那性子,又会在这里小闹一场,没想到就这样平平静静地释怀了。白苏然更为感动,从前因为她不能再生育而在心中产生的一些膈膜,此时此刻也暂时消失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