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揭穿的甜美秘密*健身教练44话属于两人的教学时间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被揭穿的甜美秘密*健身教练44话属于两人的教学时间

牧简兴奋得要死,甚至张开双手感受飞行的美妙:“啊啊啊——啊野,好好玩啊!好玩!”

风声猎猎,陆野的白色长袍随风飘扬着,衬托着越发向天上的仙人。

只是此刻仙人一般的陆野非常头痛,该如何纠正牧简这个坏习惯,明明已经学会了御剑飞行,却偏偏要乱飞,就像个疯子一样。

身后传来滚烫的温度,飞剑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手臂像钢筋一样坚硬,箍住了陆野有些瘦弱的细腰,牧简下巴枕在陆野的肩膀处,开心得像个孩子:“啊野,我好开心啊。”

陆野回头瞥了他一眼,有些凌厉的双眼,此时染上了小孩一样纯稚的笑意,陆野揉了一把他的头,目光含笑:“嗯,开心就好,以后都要这样开开心心的。”

牧简笑眯眯的,任由风吹着自己的短发,亲昵地蹭了蹭陆野的耳朵:“只要啊野一直在我身边,我一定开开心心的。”

陆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你记住你这句话就好。”

对于牧简的身份,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选,只是还没有确认。

等这个世界结束之后,他差不多就可以确认他的身份了。

只不过,等他真的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会不会还会一如既往对自己这么好,还是说一剑刺穿自己的心脏报仇?

陆野的眼神越发幽深,暗暗藏着一丝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害怕。

牧简学得很快,陆野念完口诀之后,他自己就学会了御剑,只不过一开始方向把握不好,才造成忽上忽下忽快忽慢的情况,但是不到十分钟,就能稳稳当当的,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会让陆野掉下去。

陆野除了一开始的害怕,后来就随便牧简怎么折腾了,反正就算掉了也还有他自己。

飞了一个多小时,牧简就有些不太情愿了,干脆就只保证平稳飞行的速度,就与陆野在飞剑上玩起来了。

牧简把玩着陆野根根纤长的手指,每一根手指都圆润好看,牧简忽然坏笑了起来,一口啃了下来,舌头一点点地扫过去,察觉到手指地颤动,牧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陆野无语看着他,这家伙真是太过分了。

忽然,手心被舌尖扫过,濡湿的感觉传来,一种极致的痒意传来,陆野的脸泛起了红晕,一声压得很低的嘤咛从喉咙深处传出。

牧简瞳孔越发幽深,双眸染上浓浓的欲望,恨不得当场就办了陆野。

陆野有一瞬间的恍惚,幸好还有一些神志,推了推他,声音沙哑,有些勾人:“别闹。”

牧简放开陆野的手,紧紧箍住陆野,低低地喊道:“啊野,啊野,啊野......”

一遍一遍地喊着,不厌其烦,仿佛要把陆野的名字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陆野看着自己的手满是口水,有些嫌弃地拿出一张白色手帕擦了擦:“你脏不脏啊。”

“不脏。”牧简紧紧地抱着陆野,痴痴地笑着:“媳妇你真是太美味了,要不然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陆野眼尾上挑,斜了他一眼:“想得美。”

“媳妇,你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嘛?”撒娇的大男孩苏得不要不要的。

陆野摩挲着有些痒痒的手指,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坚定地拒绝了:“不行,先把东西找到了再回去。”

牧简撅起高高的嘴巴,一脸郁闷,大手捧过陆野的脸,黑黑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来了主意:“啊野,你只要亲我一下我就不吵着回去了。”

陆野看似很孟浪,实际上矜持得很。

以前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主动过,都是女孩子主动上来的。

陆野被迫仰着头,目光无奈落在牧简的身上,见他实在坚持得很。

红得有些发紫的唇瓣微微翘起,像含苞欲放的花苞,等待人地采撷。

陆野仿佛被勾引了一样,真的低头亲吻了下去。

浅尝辄止哪里能满足得了牧简?掌控权完全落在了牧简的手里,不断吸取甘甜的滋味,直到陆野手软脚软地完全瘫在自己怀里才罢休。

牧简餍足地抱着陆野,媳妇在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牧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非常想要去那个地方,心里有种强烈的念头,如果没有找回那个东西,自己并不是完整的。

但是,牧简心里却有些排斥,不太愿意去找回。

两种矛盾的心情纠结在一起,让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过,有媳妇在身边,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牧简带着陆野来到了一处荒郊野外,这里的树木高大,树枝扭曲攀结在一起成一团有大象腿粗的麻花,看起来就可怕得要死。

树林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隐隐约约有好几股气息完全不弱于陆野的存在。

陆野的神色顿时严肃了起来,这里的灵气非常浓郁,诞生了很多实力强大的家伙。

“啊野,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牧简拍了拍胸脯,自信昂扬地走在前面。

然而,打脸总是来得很快。

牧简的脚踝不知道被什么瞬间给缠住了,整个人被拖着倒退,速度非常快。

陆野召唤飞剑追了上去,却在半空,被一只毛色鲜艳的飞鸟给挡住了。

就眨眼间的功夫,牧简就消失不见了。

陆野的眸色陡然暗了下来,一黑一金的瞳孔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这只不知名的飞鸟在这一刻,羽毛几乎都炸了起来。

与此同时,整个森林里,所有动物忽然感受到一股极致地血脉威压,压得他们只能仆仆在地,一点反抗的想法都升不起来。

飞鸟炸毛,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快速逃离了这里。

陆野伸手接住了一根火红色长长的羽毛,幽幽吐出一口气:“找不到牧简,你们通通去给他陪葬。”

森林里所有的野兽的脑海里都凭空出现了一个冷酷的男人,有个声音告诉它们,找不到就要给他陪葬。

当时有几只凶狠的野兽登时就发作了,哪里来的野妖,仗着血脉威压以为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一只吊睛白虎出现在了陆野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虎口张开,一声咆哮夹杂着嘲讽迎面扑来。

“小子,幽林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陆野居高临下地望着吊睛白虎,高高在上的眼神,仿佛在看路边的一块石头。

吊睛白虎登时大怒,就要冲向陆野,然而瞳孔在对上陆野目光的时候,吊睛白虎像是被什么给击飞了出去。

要知道,吊睛白虎的身形并不小,甚至比大象的个头还大,没有个五六吨都没有这个身形。

吊睛白虎的实力很强大,这么大的体型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陆野的面前,足以证明它的实力。

附近隐藏了不少跟吊睛白虎差不多实力的野兽,说是野兽,其实都是开启了灵智,甚至能够口吐人言。

“这个地方还真有些意思,竟然诞生了那么多有灵智的生灵。”

陆野陷入了沉思,吊睛白虎重重地摔了出去,沿路撞倒了数十棵参天大树,轰隆隆倒树的声音不绝于耳。

隐藏在暗中的生灵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悄悄地隐藏气息,眨眼间就消失在周围了。

不过是找一个丑丑的男人而已,大不了留意一下就好了。

吊睛白虎终于停下了,后背的脊柱几乎被撞碎,虎口张开,混合着内脏的鲜血吐出,像雨水一样喷洒在地面,汇聚成一条条细小的小溪流。

原本有些耷拉的野草野花瞬间精神了起来,这可都是蕴含着浓浓灵气的血液啊,吸收了能让它们更进一步,说不得能够开启灵智。

陆野的目光遥遥看向牧简消失的方向,定了定神,冷漠的声音从那薄薄的嘴唇吐出:“有胆撸我的人,那就要有承受本尊怒火的勇气。”

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

附近的妖兽隐隐松了口气,幸好走了,这个家伙的压迫感可真厉害,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座森林很大,以陆野的能力竟然都无法在一天之中横穿而过。

陆野身上的戾气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沉重,凡是在他周围的,无论植物还是动物,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

森林的一处地方,一颗巨大的参天古树远远立在森林中央,撑开遮天蔽日的绿色华盖,每一根树枝下都垂下来数十根白色气根。

每一根气根的中间都有一个鼓起来的透明气球中央都有一个陷入沉睡的生物,有人类,有动物,看起来都很安详。

气根不断从这些生灵的身上汲取能量,这些生灵看起来已经没有多少生命气息了。

不过,在数万个透明气球当中,偶尔有那么几个生命强盛的存在,他们的神色并不安详,隐约在挣扎,似乎在挣扎着想要逃出去。

 

乌景明和徐文斌带着十几个人来到啊野城脚下,仰望着这座焕然一新的城市,大受震撼。

“这真的是智慧丧尸能弄出来的吗?”乌景明喃喃自语。

徐文斌眸色渐深,右手下意识搭在自己腰间的大刀上,全身戒备。

他已经把消息传回了京城基地,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是静观其变,然而他心里非常不安,干脆跟在乌景明的身边一起来送货,一万多套的衣服在这几天总算做好了。

乌景明有些迷茫,丧尸已经有了这样的智慧,那他们人类还有未来吗?

“轰隆隆——”

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十几个人回头,一脸震撼,只见三个丧尸,合伙拖着一只巨大的鹿象鱼,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鹿象鱼,顾名思义就是长着鹿角有两条大象腿的鱼怪,非常凶狠,一声防御力惊人,怪力也大,最重要的是它能摧毁精神力,无论是丧尸或者是人类,基本没有是它们的对手,除非S级丧尸或者异能者出手。

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

三个丧尸就这么拖着死去的鹿象鱼这么大大咧咧地走向啊野城。

徐文斌艰难地咽下口水,已经拔出了大刀,和其他人一起紧张地戒备着。

三个不亚于S级的丧尸,对上他们,他们不一定能对付得了。

不过幸好,三个丧尸只是转过头来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就懒得搭理他们。

巍峨的城门那里传来欢呼,几个小不点的丧尸蜂拥而出来,来到三个丧尸面前上蹿下跳,窜到鹿象鱼的身上嗷嗷叫。

如今他们还不会说话,只会嗷嗷叫。

小不点丧尸穿着有些破烂,但是身上完好无损,除了肌肤看起来有些青黑,竟然和人类几乎没有差别了。

还不等他们震撼,那个之前出现在青城基地的小女孩走了出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欢快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所有在场的人类惊悚无比,因为他们上次见到这个小女孩脸色还是有些青黑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就像是生病了的一样有些苍白。

“你们回来了,快点拖回去,我今天想吃鱼怪的两条腿,要烤的。”小女孩走到鹿象鱼的大腿旁边,垂涎地摸着大腿。

本来以为就那个丧尸会说话,现在连这个小丧尸都会说话了,乌景明和徐文斌眼神交汇之下更加慎重了。

小美看完自己的食物之后,溜溜达达来到青城基地的面前,看着他们开着的货车,歪了歪头,好奇地指着问货车:“那里面都是你们做好的衣服吗?”

小美的声音很沙哑,不是很好听,尖锐刺耳听得人耳膜生疼,不过她刚开始学说话,嗓子还没有完全复原,等到恢复之后就会变成脆生生的很好听,啊野哥哥是这么跟自己说的。

乌景明不敢做出厌恶的表情,温和地指着自己身后带来的货车,笑着点头:“嗯,里面都是这次交易的衣服,你们可以检查一下。”

乌景明对身后的跟着的人吩咐把所有的袋子都卸下车来,一会儿的功夫,所有装着衣服的袋子整齐拜访在小美的面前,袋口全部打开来了。

乌景明他们很细心,男女老少的衣服基本都是分开整齐地放着,颜色都很鲜艳。

小美一眼就看中了那套紫色洛丽塔,欢呼地扑了过去,打开一看,欢喜地就要脱下身上的脏衣服,一只漂亮白皙的大手制住了她:“小美,女孩子不能随意在男人面前换衣服哦。”

陆野凭空出现,小美丝毫不意外,抱着衣服,非常不解地问:“为什么啊?”

陆野笑着揉了揉小姑娘新长出来的头发,没有那么干枯了:“因为你是女孩子啊,要保护好自己啊。”

“哦,那我听你的。”小美郑重地点点头,抱着衣服,欢喜地问:“这衣服好看吗?”

“不好看。”陆野的身后传来牧简冷酷无情的声音。

小美撅起嘴巴,不开心地怼回去:“我又没有问你,我问的是啊野哥哥。”

“啊野是我的,才不是你的。”牧简有些幼稚,霸道地环抱住陆野的腰,对着小美就做了个鬼脸。

陆野好笑地揉了揉牧简的头:“你不要逗她。这衣服很好看,很适合你。”

牧简委屈地撇撇嘴,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含着眼泪:“啊野,你不爱我了。”

陆野无语,自己的老攻只能宠了,陆野在他侧脸亲了一下,拍了一下他的头:“乖,别闹。”

牧简顿时喜笑颜开,下巴微微抬起,炫耀地看向小美。

小美早知道老大什么样,也懒得跟他计较,再说了,真计较了,她也打不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小美抱着衣服,和陆野挥了挥手,兴奋地一溜烟就跑回去了:“啊野哥哥,我先回去试试衣服先。”

陆野目光柔和,小姑娘是越来越灵气了。

陆野转向远处已经战战兢兢的乌景明等人。

能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个漂亮的男人实力恐怕比那个智慧丧尸还更加强大。

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庆幸,幸好他们没有惹怒他们,否则,青城基地真的要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徐文斌也在庆幸,能空间穿越的人类至今他还没有见过,就算有,也不可能能够这么轻易。

陆野精神力触手探出,检查了一番衣裳,没发现什么问题,很干脆就把S级丧尸晶核给了乌景明:“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乌景明神色复杂,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笑容和煦:“希望友谊长存。”

如果这个丧尸城市跟人类和谐相处,也不是不可以,至少人类不会真的走投无路,变成丧尸的人也有了另外一条路可走。

谁没有几个变成丧尸的亲戚朋友呢?

如果真的能让丧尸恢复意识,多的是人类愿意加入进来。

和青城基地交接完之后,陆野叫了十几个丧尸扛着这些袋子回去了。

衣服就由小美的父母负责分配,两人的能力不亚于自己的女儿,也一样能说话,学习能力很强,分配的事情交给他们,陆野很放心。

见没什么事之后,陆野就离开啊野城,到附近寻找有能量的灵材,打算布置一个大型的攻击和防御兼具的大型阵法。

对于这个世界,他也是有着一份好奇的,也不知道这里最高的异能者实力怎么样。

陆野看向牧简,他现在完完全全就像个人一样了,能思考,会说话,更会思考,就是行为有点幼稚而已,做事的时候,是越来越接近现实的那个牧简了。

“啊野,我们去哪里啊?”牧简高兴极了,这回再也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他们谈恋爱了。

陆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里思考着去哪里。

牧简随手指了指自己左前方的位置,兴奋地嚷嚷着:“啊野,我们去那边怎么样?”

“为什么去哪里?”陆野仔细感受一下,并没觉得那个方向有什么特别的。

牧简顿了顿,忽然露出羞涩的笑容来:“我感觉...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

陆野挑眉,吸引牧简的东西?

会是什么呢?

牧简见陆野皱眉,还以为他不想去,有些焦急地拉着他过去:“那里真的有很重要的东西,我感觉得到,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陆野任由他拉着,好笑道:“好,那我们就去看看,只不过你要这么走过去啊?那得走到什么时候啊?”

牧简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下,忽然想起陆野之前御剑飞行过,只是有些苦恼,他没有剑怎么办?

御剑飞行的陆野仙气飘飘,美得不似凡人。

牧简心忽然火热起来,看向陆野的目光亮晶晶的:“啊野,那我们御剑飞行好不好?我站在你的身后,让我试试能不能御剑。”

陆野狐疑地盯着牧简,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想起来要御剑飞行,再说了,他会御剑吗?

虽然说有一世的确是修仙之人,但是牧简一点记忆都没有,能让飞剑飞起来吗?

牧简兴趣来了,拉着陆野的胳膊央求道:“好啊野,好媳妇,你就让我试试嘛,我保证不会摔了你的。”

小孩子心性的牧简见陆野不为所动,不由有些急了,急哄哄地就在陆野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好不好嘛?”

牧简这一世的相貌同样很完美,只不过因为成为丧尸,重新恢复意识时脸上带了一点天真。

牧简天真无邪地亲了过来,他见过小美想要什么东西,只要跟父母这样亲亲,那对父母就什么都答应了。

陆野笑容加深,这样子的牧简该死的甜美啊。

牧简放开陆野,学着小美用着软软的嗓音撒娇:“好不好嘛?好不好?”

陆野喉结滚动,声音沙哑,眼神幽深:“那我答应你有什么好处?”

“嘎?”牧简歪了歪头,黑幽幽的瞳孔疑惑地望着陆野:“好处?”

陆野凑近他耳边嘀咕了一句话,牧简立即撅起嘴巴,不开心地道:“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陆野笑眯眯地盯着牧简,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就见牧简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红了,眼神飘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