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老师第10话超过八十分的奖励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家教老师第10话超过八十分的奖励

家教老师第10话超过八十分的奖励

家教老师第10话超过八十分的奖励随机文章

赢婳无法抵挡只能微微错开身子避过要害,长剑狠狠地穿透她的右肩带起一片妖艳的血花,妖冶的血色染红了赢婳的白,她伸出左手握住锋利的长剑,一寸,一寸地将它从身体中拔出来,肩上的血汩汩地流出,手上的血也一滴一滴地往下落,赢婳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一把甩开满是鲜血的长剑,抬起头冷冷地看着秦汉沉声说道:“父亲,我今日躲得开并不是你手下留情,而是我的本事,你对我这个女儿便当真没有一丝愧疚?王氏唤我三儿,三儿?真真是可笑之极!堂堂相府的嫡亲小姐十七年了,竟连个名字都没有,我只问你一句,父亲,有朝一日黄泉之下你见了我的娘亲,你要如何向她交代!”

不得不说,就是这最后一句直直地戳到秦汉的心底,一时间竟将秦宇轩中毒的事业抛到脑后去了。

“我的父亲,总有一天我会向你证明谁才是害二哥的真凶!”说罢捂住肩上的伤口,蹒跚着向外走去,肩上的伤口不住地流血,赢婳眼前一花眼看着就要倒下去,忽然被人一把扶住,只听耳边响起柳叶坚定的声音:“小姐,柳叶跟你走,天涯海角,奴婢都跟着你!”

赢婳心中一暖,吃力地朝柳叶点了点头,在柳叶的搀扶下艰难地向外走去。

柳叶小心地抚着赢婳,两女几乎是一步一步地挪出了丞相府,一路上有人同情,有人嘲讽,赢婳满含讥讽地勾起唇角,回过头最后看一眼这个她生活了身后的地方。

柳叶心疼地看着虚弱苍白的赢婳,背对着赢婳躬下身子带着哭腔说道:“小姐,您上来,奴婢背着您去找郎中。”

“傻丫头,我没事,快走吧。”赢婳感动的拍了拍柳叶的背示意她起身。

“小姐,奴婢求您了,您身子弱,失血过多不能再拖了!”柳叶哽咽地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赢婳于心不终是遂了她的意,着肩上的剧痛爬到柳叶纤弱的背上,失血过多的赢婳眼睛越来越模糊,看着这个世界的残影在自己眼前晃啊晃,直至消失。

“小姐,小姐”,柳叶艰难地迈着步子,大声唤着背上昏过去的赢婳:“小姐,您别睡!坚持一下!小姐,您不能丢下柳叶,不能睡!”柳叶身子一软“咚”地跪倒在地上,即便是膝盖磕得生疼摔得遍体鳞伤,柳叶也来不及顾忌,吃力地撑住赢婳的身子,柳叶咬紧牙关颤着双腿站了起来继续走。

“砰”,柳叶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她的膝盖处裙已经被磨出了个拳头大的洞,露出鲜血淋漓的伤口,柳叶的膝盖被磨得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一块完好的皮肤,这一次她还是像之前一样勉力想要站起来,可她的腿仿佛灌了铅一般不听使唤,怎么也无法再站起来,“我不能放弃,小姐,我要救小姐。”柳叶仿佛魔怔了一般反反复复地念叨着,右手放到背后稳住赢婳的身体,柳叶左手撑住地面,缓缓移动血肉模糊的膝盖一点一点地向前爬去。

地上的石子,砂砾深深地嵌入柳叶的手掌心,柳叶恍若未觉仍然一点一点地继续向前爬,“砰”地一声,她终于支撑不住无力地倒了下去,柳叶无助地抱紧晕过去的赢婳嚎啕大哭,她甚至不住地磕头向路人求助,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理会她,越来越多的路人聚集起来,这里是离云丞相府不远的街道,重伤垂危的赢婳和柳叶从秦府出来他们怎么会看不到,既然看到了,又有谁敢帮她们?

这边的动静这么大,丞相府的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可实际上却是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她们两人的死活。

“小姐,奴婢不会让你有事的!”柳叶用力地擦掉脸上的泪水,冰冷地扫了围观的众人一眼,寒声说道:“你们的样貌我记住了,若我家小姐有事,你们就是帮凶,我柳叶对天起誓,若是我家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拼了命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被柳叶的眼神扫过的人不禁深深的打了个寒颤,更有几个胆小的直接吓跑了,不是有这么一句话麽,傻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眼下就是这么个理儿了。

谁也没注意到在街角的转角处,一辆黑色金漆的马车正停在那,车内一个黑色锦袍的男子静静地望向柳叶和赢婳,低低地说了句:“这个小丫头,不错。”

“您的意思是?”马车一左一右分别有一位骑着骏马的锦男子,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马车内的人微微一顿,随即开口道:“把她们主仆送到医馆。”

两名锦衣男子闻言立刻驾马朝赢婳的方向而去。

“主子什么时候有恻隐之心了?”

“不知道。”

两人相视一眼,均是感叹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