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点第二十一话东振一次够吗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弱点第二十一话东振一次够吗

弱点第二十一话东振一次够吗

房门在身后合上,冷幽琛抱着卫安宁站起来,大步走进卧室。怀里的人儿轻得一点份量都没有,他将她放在床上,一手托着她的后颈,另一手解她的服纽扣。

她今天穿着一条衬衫裙,受伤后方便穿脱。刚才医生给她处理伤口时,是拿剪刀将后背的服剪开的。所以这会儿一颗颗纽扣解开,露出白玉凝脂般的肌肤,他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

她很瘦,骨架纤细,但是该丰盈的地方,却丝毫不含糊。

他目不斜视地帮她脱了衣服,然后转身去浴室接热水,出来给她擦身体

睡着的她很乖,任他怎么摆弄,都乖乖的受着,不像醒着时那么磨人。

给她擦完身体,冷幽琛在床边坐下,伸出漂亮修长的食指点了点她的鼻尖,叹息:“你醒着也这么乖,不气我,我也能多活几年。”

卫安宁哪里听得见他在说什么,她侧躺在床上,眉尖紧蹙,神情不安,苍白的唇瓣一翕一合,好像在说什么。

冷幽琛倾下身,将耳朵贴在她唇边,一开始并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听了几次,他终于听清楚了,俊脸瞬间黑中泛青。

“冷幽琛,求你放了我……”

冷幽琛怒得一脚踢翻了水盆,水泼洒得到处都是。他“腾”一声站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她,有种迎面被她甩了一耳光的难堪,凤眸里戾气翻涌。

他恨不得冲过去,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摇醒,问她的心到底是不是千年寒冰做的,为什么他怎么捂都捂不热?

可他骄傲的自尊不允许他向一个女人乞怜。

卫安静,你不稀罕,自有别人抢着要,不信我们走着瞧。

冷幽琛转身,差点被水盆绊倒,他气得一脚将水盆踢得老远,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房间里,躺在大床上的卫安宁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声音断断续续的逸出来,“我怕、怕情不自禁爱上你,怕再也离不开你……”

不小心牵动了后背的伤,她疼得直吸气,黑白分明的眼睛迷茫地看着前方,某些被她遗忘的片段浮现在她脑海里。

下午那场惊心动魄的持枪对决场面,好像不是她在做梦,是真实发生的。所以,她落跑,真的被冷幽琛抓回来了?

卫安宁太阳穴突突直跳,后背的伤也隐隐作痛。所以,下午发生的事,真的不是她在做梦?那她可真是把冷幽琛得罪惨了。

想起那双冷冽的凤眸毫无温度地看着她,她眼神落寞下来,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现在又被冰封住,她该怎么办?

她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直到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响声,她才有了反应,起身下床,下楼去找东西吃。

走出主卧室,外面天已经黑了,城堡前面的路灯亮起来,就像一条时光长河。海面平静,波光嶙峋,这里的风景独好。

其实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有心爱的人陪伴,携手到老,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如果她是真正的卫安静,她会顺从命运的安排,可她不是,她是卫安宁,就注定了与这里与冷幽琛不入。

她满目忧伤浓得化不开,她到底要怎么做,才不会伤人伤己?

沿着旋转楼梯下楼,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佣人,就连那个说要寸步不离守着她的琳娜都没有看见。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孤伶伶一个人

在这寂静的夜晚,就连走路都有回音,

看吧,她只身到这里来,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她唯一所能依附的那个人,却还是她想靠近不敢靠近的人。想到这里,孤独感顿生。

她叹息一声,走进厨房,看有没有能吃的东西。早上幸运的找到一包方便面,现在却没那么幸运了。冰箱里一点吃食都没有,她找了半天,只找到半袋大米。

无奈,只好自己熬粥。

后背的伤疼得钻心,她站了一会儿,就站不住了,昏头昏脑的出去坐着等。刚走进餐厅,耳边传来电梯开启的声音,她抬头望去。

管家推着冷幽琛从电梯里出来,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她也能感觉到男人通身散发出来的寒气,她吓得缩了缩脖子。

两人都没有看见她,径直出了城堡。

这么晚了,他们要去哪里?

等卫安宁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小跑着跟上去了。

夜凉如水,卫安宁刚走出城堡,就感觉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她冷得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跟上去,一颗心紧张得快要从喉咙口蹦出来。

管家推着冷幽琛往小黑屋的方向走去,管家走得很快,卫安宁得用跑才追得上,可又不敢跟得太紧,怕被他们发现。

忽然,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在这寂静的深夜,显得特别响亮。

疾步而走的管家突然停下,转头望过来。

卫安宁摁着小腹,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找了一片绿化带藏进去,心跳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她被发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