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做到天亮真的 可以吗?第三话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做到天亮真的 可以吗?第三话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做到天亮真的 可以吗?第三话

“主子,主子,乔姑娘求见!”

沐风扬刚从晨练场上练完功下来,卫二急冲冲的过来禀告。

沐风扬闻言心底一颤,憋着的一口气莫名的松了。

“叫她等着吧。”哼!昨天晚上和人搂搂抱抱,现在才想起来找他?

回房磨磨蹭蹭的换了两次服,刚迈出门槛的脚又生生的收了回来,耐着性子坐下来慢悠悠的喝了杯茶,再在房里转了几个圈,盘算着这下等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这才慢条斯理的向王府会客厅而去。

“什么?人走啦?”等他来到会客厅,面对空空如已的厅堂,沐风扬无名火起,明明做错了事还这么嚣张?背着他对人投怀送抱,还跟没事人一样,晾她一晾还敢发脾气走了?

“回主子,乔姑娘刚刚走。”卫一摆着惯常的面瘫脸,一板一眼的回答。

沐风扬突然看到这张冷脸莫名的不喜,‘咚’的一脚踹在他的身上,把他踹翻在地,似乎想把对那女子的不满发泄出来。

“主子再不追,乔姑娘要走远了。”

“还敢多嘴?”作势又要再踹。

卫一望着他那张凶猛暴戾的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痛色,继而捂着屁股龇牙咧嘴,沐风扬才觉得解气了。

“喂!”追到大门外。终于见着那熟悉的背影。

是她,真的是她!那身影徐徐徐转身,冲他回眸一笑,寐含春水脸如凝脂,令他呆在当场。

他见过她沉着冷静的样子,也见过她活泼调皮的样子,但像这般还从没有见过!

罕见的。今天她身着一身火红裙。衬着无瑕的肌肤,白的如雪,红的似火。慑人目的鲜艳,飘逸的轻纱拖地长裙,于腰间盈盈一束,顿显出那袅娜的身段。一头青丝用紫晶流苏浅浅倌起。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露出修长雅的颈项,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又如同烟花飘渺虚无而又绚烂无比。

沐风扬只觉得心里很堵,这样的美好他甚至不想让她暴露在人前。

“你来了。”檀口轻启。轻柔的声音有如天籁!

在这一刻,沐风扬的世界只有那一抹浅浅的微笑,再也容不下其它。所有的怒力、埋怨。全被抛到九宵云外。他只想跟上前去,握住那纤纤柔胰。拥有属于他的整个世界。

“我要走了,今天来跟你告别。”

“你要去哪里?现在外面不安全,等我忙完了陪你去。”沐风扬着了急,努力的伸出手,极力的想要留住她。

“不妨事的,今天我就要嫁人了,他会保护我的。”面前女子的脸上突的染上粉霞,低头一抹迷人的娇羞。

“什么?”仍是轻轻柔柔的声音,听到沐风扬的耳内,却不亚于平地惊雷,把他定在了当场。

突然,街角传来礼乐阵阵,铜鼓锣钹合鸣,欢快无比,行来的是一支迎亲的队伍!

满眼的全是红,铺来盖地,领头的男子一身绯衣端坐在雪白的高头大马上,飘飘有如嫡仙。

转眼近前,来人驻立在他们面前,深情的注视着同着红衣的女子,随即伸出手,面前的人儿轻轻的把小手放入他的大掌中,转瞬被牢牢的握住!

如一朵盛开的花,如天边的云,飘飘然落到那人的怀里。同乘一骑的两人深情对望,似乎眼里再看不到任何人。两个人竟然该死的般配!

沐风扬被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在那一刻有如撕心裂肺,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气,心都空了。

觉得自己再一次成了被遗弃的人,痛爱自己的母妃走了,一直深信不疑父王的爱也没了,现在连刚刚决定要好好爱下去的女人也被人娶走了……

不要,言儿,不要走……”

“不要,不要!”

“主子,主子,快醒醒!”

沐风扬猛的坐起,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外面夜漆如墨,卫二紧张的立在床边。

呼!抹了抹额头的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做了一个梦!

心悸的感觉仍然在,刚才梦中的感觉那么真实,到现在,他才明白她不知不觉的已经深深的驻进了他的心里,明白他有多么的不想失去她。

“影子回来了吗?”

“回主子,已经回来了。”

“叫他来见我。”沐风扬起身下床,脚步都有些虚浮。

上京徐府,徐怀仁也是心绪如潮,满脑子都是桃花柔软的身躯和身上沁人心脾的少女幽香,如生根发芽般盘踞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把两人自相遇起,相识相处的点点滴滴都翻出来回忆。

时而欢心,时而忐忑,突然惊觉,那个女孩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原来是那样的鲜活!只是,想到自己身上的那一纸婚约,心下暗然。

横竖睡不着,干脆披衣下床,拿出桃花给的那枚玉佩细细的看,熟悉,很熟悉。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明明脑子里有与之有关的记忆,却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公子,怎么还没睡?是要喝水吗?”外间传来丫头小翠迷糊的询问。小翠一觉醒来,惊觉自家公子房里还亮着灯,连忙披衣下床,送了茶水过来。

“就要睡了,你也去睡吧。”徐怀仁打了个哈欠,随手把玉佩放桌上,没有丝毫头绪,明天再说吧。

小翠重新安置自家公子睡下。收拾好茶具才发现桌上的玉佩。

“咦,这不是夫人贴身的玉佩吗?怎么被公子随随便便的放在这里!”

第二天早上徐怀仁是被人从被窝里叫起来的。一大早他独自经营的醉仙居大掌柜的就来叫门,说恒安王爷要见他!

徐怀仁丈二摸不着头脑。他的生意多了,这个醉仙居只是一时兴趣所至,当初想起恒河府的徐记酒楼临时起意开起来的,在整个京城来说,无论是规模还是名气。都没达到引起王孙贵胄注意的地步啊。况且这个恒安王,还不是马虎的角色,几年前把整个京城闹得翻天覆地。多少人提到他胆战心惊,人送绰号‘冷面霸王’!

这人怎么会找上自己呢?虽然摸不清头脑,但手底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敢含糊。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得不失礼仪,才急急的往醉仙楼来了。

“王爷恕罪。下官来迟。”慌忙的行礼告罪之后,徐怀仁才有空偷偷的打量一下传说中的‘冷面霸王’。

只见上首坐着的男子也不过二十来岁。与他不相上下,却散发着浑然天成的威严之势,无来由的让人觉得压抑。

“小小翰林,架子倒是不小啊。倒叫本王好等。”沐风扬轻抿了口茶水,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就是小丫头看中的人?沐风扬说着话,也在打量眼前这个叫徐怀仁的徐家之子。程家之外孙。外表确实是长得不错,与他梦中的绯衣男子倒有几分相似。想到这里,心不由得一阵发堵。

“听说你的醉仙楼虽然名不见经传,倒是花样繁多,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品?”

“呵……王爷过奖,都是街坊老客关照美言,万万不敢当一个出人意料的评语!不过,若王爷有何吩咐,下官定当尽心竭力。”

徐怀仁答得不卑不亢,进退有度,沐风扬却心里更加不喜。

当即让卫二吩咐下去,让醉仙楼为皇帝的寿宴,代表恒安王献上一份与众不同的食物当贺礼!

卫二受宠若惊,往常这种活都是沉稳的卫一来做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自家王爷硬是不给卫一好脸色。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徐怀仁突然接到这么个任务内心很忐忑,还有想不通。到那天,天下奇珍尽汇聚,还能有什么东西,特别还是吃食,能让人意外?而且皇帝的寿宴逼在眉睫,这个恒安王怎的到现在才想起要准备这样的一份贺礼?短短十日之内,要做出一份出人意料的,能当贺礼的食物,这个实在有难度!

可这活还不能推辞,完全就是强买强卖的霸王行径,一个弄得不好,便会惹祸上身。到时候就算徐、程两家都不一定保得了他。当下下令醉仙楼关门停业,所有大厨师傅齐聚,共商良策,连桃花委托的事也顾不上了。如果自己这一关过不了,不拖累她就算好了,哪还帮得上她,只得先放一放了。

沐风扬给徐怀仁出了这么道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难题,当下心情舒畅。

桃花初入京城,两眼一抹黑,外面还有人虎视眈眈,日子过得谨小而慎微。

整个上京因为皇帝的寿辰在及,各班人马齐聚,热闹非常。街头巷尾酒肆茶楼就成了新闻发源地,一波又一波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从这里出发,流向市井,丰富人民贫瘠的娱乐生活

一副翩翩公子打扮的桃花就混迹在此。到了京城,那纸通缉令似乎不存在般,再没人来明目张胆的寻她麻烦。不过桃花觉得事情肯定不像表面那样风平浪静,出门的时候还是会乔装改扮,不敢以真实的面目示人。这些日子以来,消息闲话倒是听了不少,真正她想要的却不多。想想也是,宁安国公府,何等尊贵的人家,表面的事大家都知道,至于密秘隐私就算知道估计也不敢到处乱说。

但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对云家几个主子还是打听了个大概。

云国公爷、云大将军父子如何勇猛威严,这个自不必旁人细说,桃花曾见过云大将军当面,那份过人的气势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要说这两位掺和桃花一个小小村姑的事,自觉不可能。桃花还没有自恋到自己能引起这两位的关注。

云家人丁不旺,云国公爷就只有云大将军这一支嫡系。云大将军的情路堪称曲折,到现在也只有桃花在恒河府就见过的云映雪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这在豪门大户,算得上单簿。而且云大将军也算得上洁身自爱,只有一个夫人,连个小妾都没有。

这也是桃花迷茫的地方,那秋月的主子到底是个什么夫人呢?

再一次无功而返。

当桃花回到梅园,远远的就见耿虎在门外打转。家里出了什么事?她紧走几步。

“什么事在门外打转?”

“主子回来了,徐公子等你呢,看来事情还有些急,我正不知上哪寻你呢。”见了桃花,耿虎很是欢喜。

徐怀仁来了?这几天听说他接了皇帝寿宴上的活计忙得很,虽然经常有人来传信,但也就刚到时见过一面,也不知道他忙得怎么样了。

桃花快步回家,一进门就见着一个坐立难安的人,吓了她一大跳!这才几天没见,这人怎么弄成这样了?一双眼红得像兔子,精神萎靡。

“出了什么事这是?”

“哎,你的事我还没头绪,自己倒是忙乱起来。”徐怀仁见了桃花,也不客气,把这几天的压抑的情绪都表露出来。

“有什么难题说出来听听,毕竟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徐怀仁也是知道桃花花样多,实在走途无路了才来请教的,皇帝的寿宴只剩下五天了,他还一点头绪没有,所有大厨会做的菜式点心,哪里比得上宫里的御厨?当下把恒安王的要求一一说了,就算桃花也想不出点子,现在说了出来,至少比压在他一个人的心里好受些。

要说别的桃花可能没底,但这样一个吃食,却是难不倒她。生辰宴会上永远的主角食物是什么?估计放在前世,任何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都知道。放在这里,应该算得上是出人意料了吧。

见了桃花胸有成竹的样子,脸上轻松的表情,徐怀仁放心了不少,连日来殚精竭虑,点灯熬夜,早就撑不住了,得了桃花的吩咐,在梅园客房就昏天黑地的睡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