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爱豆不可描述了漫画,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我被爱豆不可描述了漫画,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没想到第一次用来对付情敌,居然就被他抓了个现行,真是丢人呐!

“不敢转身来看我么?”轮椅在她身后停下来,男人拿鞋尖踢了踢她的小腿,语气里满是揶揄。

卫安宁心里臊得慌,想捂脸跑掉,又觉得丢份。不就一句话么,她敢说还不敢面对?她憋着一口气转过身去,对上男人情绪过深的凤眸,她后悔自己刚才没有矫情地跑掉。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又不会吃人。”卫安宁强作镇定,反正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男人眉宇微扬,含笑望着她局促尴尬的样子,刚才赶走情敌那股泼辣劲儿上哪去了?莫非一见到他就秒变小绵羊了?

他悠然开口,“我确实不会吃人,但是吃不吃你,就另说了。”

卫安宁涨红了小脸,恨不得将眼前这个无耻男人一脚踹进台阶下面的泳池里,“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太太,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你什么时候来亲我摸我,嗯?”男人尾音上扬,透着漫不经心的慵懒,痞气十足。

卫安宁的心悠悠一颤,不敢直视他过于灼热的目光,她移开视线,才发现管家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她的脸颊持续发烫,咬着下唇不说话。

阳光下,她俏脸上布满醉人的红晕,卷翘的睫毛羞怯地扑闪着,像两把小扇子,勾得他心痒难耐。

刚才出来寻她,就听见琳娜挑衅她,他故意不过去解围,想听听她怎么反击,所以他支走了管家。当她得意的向琳娜说,他是她的男人,她想亲就亲,想摸就摸时,他心口莫名悸动了一下。

那种属于谁的感觉,很新奇。

见她沉默,他又拿鞋尖踢了踢她的腿,“这么简单的事,需要想这么久?”

他的嗓音暗哑低沉,带着低低的磁性,卫安宁觉得,他在用声音让她的耳朵怀孕。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调戏,她灵机一动,“我尿急,去下卫生间。”

说着,她提起裙摆,不理会男人一瞬间呆愣地模样,转身快速逃走。

冷幽琛一怔,随即以拳抵着唇,闷笑起来,被逼急了的小家伙,连尿遁都想出来了,真是可爱!

卫安宁听到身后传来的闷笑,窘得不行,完了完了,她的淑女形象都毁了。

之后卫安宁一直躲着冷幽琛,可是不管她躲到哪里,都能感觉到他火热的目光粘在她身上,如影随形,根本就躲不开。

下午聚会结束,他们踏上了归途。

卫安宁磨磨蹭蹭地上了游艇,躲了一下午,这会儿没法躲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索性不躲了。

大不了她调戏回去,谁怕谁啊!

可是走进船舱,看见端坐在沙发上,目光幽深地盯着她的冷幽琛,她瞬间怂了。

。”

卫安宁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头摇得像拔浪鼓,“不不不,我随便找个地方坐就好了。”

她哪敢过去,此刻在她眼里,冷幽琛就像一头蛰伏的野兽,她一旦坐到他身边去,指不定就被他啃得骨头渣都不剩。

她才不会那么笨,羊入虎口。

“想让我过去抱你么?”男人微微眯起双眸,腾起的白色烟雾,衬得他这眯眼的动作多了几分邪魅与危险。

卫安宁心惊胆颤,这才发现船舱里没有佣人侍候,就连寸步不离跟在他身边的管家都不见人影,这下她更害怕了。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龌龊的心思,你别过来,你再逼我,我就跳海。”她抓紧胸前的服,一副他敢过去,她就跳海给他看的刚烈,其实心里害怕得要死。

这可不是演偶像剧,她要真敢跳下去,估计就和这世界说白白了。

冷幽琛挑了挑眉,骨节分明的长指捏着烟,薄唇微张,徐徐吐出一圈白色烟雾,无视她可笑的反抗,“你确定要我过去?”

卫安宁看见他眸底十足十的威胁,她愤懑道:“禽兽,我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觉得她就是苦情戏里的女主角,遇上了坏痞的富二代,富二代威胁恐吓,她抵死不从。想想,她就觉得自己好悲壮。

冷幽琛笑了,很无奈的样子,“太太想哪去了?我就想和你……,呀,外面好多海鸥。”

他突然转移话题,卫安宁不曾提防,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窗外。窗外除了茫茫大海,哪里有什么海鸥?惊觉自己上当了,她连忙转过身来,下一秒,她猝不及防地跌进男人怀里。

腰间环上一双有力的铁臂,她吓得失声尖叫。

男人皱紧眉头,贴在她耳边恶狠狠威胁,“再叫信不信我强上你?”

卫安宁立即闭上嘴,睁开眼睛怯生生地看着他,男人将她扔到沙发上,她刚要起来逃开,他身手敏捷地倒在沙发上,将头在她腿上。

她吓得立即僵住不敢动了,他动作怎么那么快?她都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已经变成了他的人肉靠垫,“你……”

“应酬了一天,累,让我靠靠。”男人的大脑袋在她大腿上蹭了蹭,许是有裙子的阻挡不舒服,他直接伸手掀了裙子,露出修长的腿儿,他才重新枕下来,闭上眼睛舒服地喟叹一声。

男人短而硬的黑发扎得她腿上痒痒的,她被他掀裙子那粗暴又直接的行为吓得半死。过了许久,见他没了动静,她才敢垂眸看去,男人眉头紧蹙,白皙英俊的五官透着深深的疲倦。

想必真是累了,不一会儿,他的呼吸就沉缓下来。

她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僵硬地坐着,没撑多久,腰酸了,背也痛了。她想趁他睡沉,把他的脑袋挪开,小手刚碰到男人的短发,男人动了。

卫安宁吓得不轻,连忙缩回手,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她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已近黄昏的阳光不再毒辣,洒落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美得动人心魄。

枕在她腿上的男人忽然翻了个身,俊脸面向她的小腹,埋在层层叠叠堆起的裙摆里。

这个动作,刺激得卫安宁差点尖叫出声,她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男人笔挺的鼻尖,距离她身体只有一寸距离,灼热的呼吸若有似无的传来,她简直快疯了!

她伸手捧着他的脑袋,要将他推开,“冷幽琛,你快起来,待会儿管家进来看见……”

“没我的吩咐,他们不敢进来。”男人咕哝一句,往她怀里蹭了蹭,鼻尖几乎已经抵上她身体的某处。

卫安宁浑身战栗不止,她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临界点,再有一点刺激,就会“啪”的一声断掉。

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男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他耸动着鼻子嗅了嗅,鼻尖贴上那薄薄的布料,少女特有的芳香扑鼻而来,“唔,好香……”

卫安宁疯了,脸皮烫得快要烧起来,脸红得溢血。她臊得不行,世上怎么会有他这么没脸没皮的人?他居然、居然……

她伸手想要掀开他,男人似乎早有预料,双臂环住她软软的腰身,俊脸深深埋进她身体里,那股赖皮劲儿,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冷幽琛,你快点起来!”卫安宁羞得面红耳赤,两人就像在角逐,看谁能胜过谁。很显然的,卫安宁不是他的对手。

冷幽琛听出她声音里的恼怒,担心真把他的小太太惹恼了,回去就没有福利了。他挪了挪脑袋,睁眼看她。

他的小女人脸上布满醉人的红霞,睫毛颤动得厉害,一副娇不胜羞的模样,看着就让他想继续欺负下去。

他抬手,掐了一把她嫩得出水的小脸,调戏道:“不是你说夫妻之间就是亲亲摸摸,这会儿害什么臊?”

卫安宁气得脸红脑子打结,莫名来了一句,“我还是个孩子,你这个禽兽!”

男人闷笑不止,肩膀抖动了几下,他漆黑的凤眸落在她胸前,笑吟吟道:“哪个孩子发育得像你这么快?”

瞧他不怀好意地盯着她胸部,卫安宁连忙双手抱胸,挡住他的视线,故作凶恶道:“不准看,再看我戳瞎你的眼睛。”

冷幽琛舒舒服服地枕在她大腿上,鼻端萦绕着若有似无的甜香,淡淡的,很清新,不像脂粉浓腻的味道,他抓着她的小手,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你身上怎么这么香?用什么洗澡的?”

卫安宁想把手抽回来,他不让,紧紧攥着,她索性由他去了。只要他不对她做那羞死人的举动,他想玩就拿去玩吧。

“不是和你用一样的沐浴露么?”

她垂眸,看见他的手指像是不经意地穿过她的指缝,慢慢合拢。一大一小两只手,掌心相对,十指紧扣,她的心莫名悸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