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绝对做了吧漫画,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他们绝对做了吧漫画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卫安宁的手白皙又柔软,包裹在男人掌心里很小一只,仿若无骨般柔弱,让他心生欢喜。他一会儿与她十指紧扣,一会儿把玩她圆润的指尖,将她的手指折成各种形状,玩得不亦乐乎。

“你的手好软,是棉花糖做的么?”男人将她的手指送到唇边,张嘴咬了一口,见她吃痛要收回,他立即扣住,伸出舌尖细细舔着他咬出的牙印儿。

那举动大胆又暧昧,充满挑逗意味。

看得卫安宁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手指包裹在温热的口腔里,一股电流从指尖漫向四肢百骸,她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

想要抽回手,却被他牢牢攥着,男人望着她,眸底情绪过于幽深炙热,有种她不敢触及的东西,教她的心脏都麻痹了。

“冷幽琛,你别玩了。”卫安宁耳根子都红透了,声音轻轻抖着,隐约带着哭腔。

她这辈子,接触过的异性不多,唯有眼前这只,颠覆了她对男人的认知。他可以很正经,也可以很无耻,比如现在,就是玩一下她的手,都能这么……,让她心悸、心颤。

冷幽琛喜欢逗她,她一害羞,就会变成一只小粉团子,看起来很可口,让他不住想把她吃进肚子里。对女人,他从来没有这么深的渴望。

大概因为总是看得到吃不到,所以埋在他身体里的渴望日益深浓,等到爆发那日,只怕他不会轻易满足。

卫安宁如愿以偿地抽回手,她将手背在身后,指尖那股痒意还在漫延,她用力攥紧拳头,想把他的脑袋从腿上掀下去,又不敢。

这就是一头狼,一头饿狼,真惹到了他,他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好在,很快就到爱沙岛的码头。游艇一停稳,她几乎是立即掀开冷幽琛,不顾双腿酸麻无力,提着裙摆跌跌撞撞冲出船舱。

冷幽琛反应得快,才避免摔到地上,他坐起来,看着那道逃之夭夭的背影,他唇边掠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眼角余光瞄到静静躺在沙发上的银色手包,他薄唇微勾,伸手拿了起来,凤眸里精光乍现。

卫安宁一口气冲回城堡,她站在盥洗台前,一双小手放在水喉下面用力的搓洗。指尖皮肤有些发皱,可见那厮……

她羞得直捂脸,用了好多洗手液,才把指端那股痒意洗掉,她累得靠在洗手台上直喘气。

“三少奶奶,三少爷请您穿上泳到楼下游泳池去陪他玩水。”耳边忽然传来女佣恭敬的声音,卫安宁听到恶魔的名字,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腰。

“我不去!”

似乎料到她会拒绝,女佣接着说:“三少爷叫我转达您,您要是不去的话,您男神的签名他就帮您保管了。”

卫安宁这才想起,她的手包忘了拿了。

她恨得咬牙切齿,冷幽琛,你给我等着!

她走出洗手间,女佣立即将手里的泳捧到她面前,她脸色难看地夺了过去,“砰”一声甩上门。她三两下换了泳衣,拿浴巾裹在外面,怒气冲冲地下楼去了。

楼下室内泳池里,清澈的水面上飘着一只粉色的火烈鸟。卫安宁走进去,立即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得瞪直了眼睛,那是什么鬼?

只见某只高冷傲娇的男人,此刻穿着一条紧身泳裤,姿势撩人地侧躺在火烈鸟游泳圈上。卫安宁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她被雷得外焦里嫩,风中凌乱。

这妖孽的恶趣味,简直层出不穷。

她站在岸边,看他慵懒地伸手拨弄着水面,水面激荡起的波纹,根本无法让粉色火烈鸟滑行。而他,似乎并不在意游泳圈动不动,漫不经心的举动,再加上他此刻撩人的姿态。

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粉色的大鸟转过来,男人看见她,微蹙了下眉头,大抵是因为她身上裹的那条浴巾碍眼,他朝她勾了勾手指头,“自己游过来。”

“我不会游泳!”卫安宁拒绝,她穿着层层叠叠的裙装时,两人都会擦枪走火。更别说现在,她身上的布料根本遮不住什么。

冷幽琛拿起银色小包在她眼前晃了晃,“不想要了?”

卫安宁死死瞪着银色小包,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她的签名!

“你给我扔过来,我真的不会游泳。”她垂死挣扎,故意嗲着声音央求,“好嘛好嘛,你给我扔过来。”

冷幽琛被她嗲得浑身都酥麻了,眼神不由得暗了几分,“你想得美,想要就自己来拿,不要我就扔了。”

他作势要扔进池子里,卫安宁连忙大声道:“我要,我要,你别扔!”

卫安宁气得要死,软肋被捏在别人手里的滋味真难受,她恨不得挠花那张欠扁的俊脸。

冷幽琛悠然地晃着手里的银色小包,看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心里愉悦极了,怎么办,他就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

“讨厌,你这么猴急,人家会怕怕的。”傲娇男人学着她的声音嗲回去。

卫安宁浑身一激灵,险些栽进泳池里,她深吸了口气,提醒自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她看着被他捏在指尖晃悠的小包,咬了咬,解开身上的浴巾下水。

冷幽琛一手支着脑袋,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她身上穿着浅黄色的菠萝连体泳衣,三角地带手工绣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菠萝,说不出的诱人。他兴致盎然地看着她纵身一跃,像一条美人鱼一样,在水里雅的前行。

转眼就到了他面前,“哗啦啦”一下,她从水里冒出来。

美人出浴,说得大概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

水珠从她头上滑落进水里,她甩了甩头,一头黑色长发在水里舞动,像水妖一样迷人。

男人喉结滑动。

卫安宁一手扒在火烈鸟的翅膀上,一手抹了抹脸上的水,刚睁开眼睛,下一瞬,一道暗影压过来,她的后脑勺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牢牢控住。

唇上微凉,他的唇,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道覆住了她的唇。

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霸道、蛮横地噬咬她的唇瓣,品尝他渴望已久的味道,甜蜜的味道。

强有力的大掌,坚硬的牙齿,薄而柔韧的唇,带着清冽的薄荷味道窜进她的口鼻,卫安宁的心跳几欲成疯。

“唔……”她挣扎,快窒息了,情不自禁的嘤咛出声。

唇上掠夺的力道并没有放松,那是长久的压抑,终于得到释放,他只想醉在这缠绵的深吻中,饮鸩止渴。

卫安宁用力挣扎,扑腾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人,可她躲不了逃不开,只要这个男人下定决心要她,她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黏合在她唇新上的有力薄唇稍离,她急急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他又贴上来,强势而霸道的掠夺了她的呼吸。

清冽的男性气息包围了她,水面下,她的双腿停止了踢动,双手牢牢扒着火烈鸟的翅膀,害怕自己浑身软得会滑进水里。

她闭上眼睛,承受着他的掠夺,唇齿间的纠缠,她并不反感。不知道从何时起,只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做任何亲密的事,她心里都不会感到排斥,反而被他吸引被他诱惑。

明知道不可以,还是飞蛾扑火般的栽了进去。

冷幽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正在吻的女人,她是卫安宁,不是卫安静。

似乎察觉到她的走神,男人很不满,张嘴在她舌尖上咬了一下。卫安宁疼得舌尖一缩,男人追逐过来,缠着她,与她嬉戏。

她恼了,张嘴去咬他,他很狡猾,溜得快,她咬到自己的唇瓣,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的唇又贴过来,细细地吮着她的唇瓣,温柔得不像话。

卫安宁被他整懵了,脑子里被搅成一团浆糊,沉沦在他高超的吻技下。等她清醒过来时,她已经被他拉上了游泳圈,躺在火烈鸟背上,而他,则支着上半身躺在她身侧,目光幽深地盯着她。

他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被他吻肿的唇瓣,“刚才我吻你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卫安宁的脸立即像染了胭脂一样红透了,她目光闪烁,慌乱的移开视线,不敢看他。她试图坐起来,他忽然探身过来,上半身压在她身上,嗓音暗哑,“说啊,我想知道。”

卫安宁心神恍惚,她刚才在想什么?

哦,想他吻错人了。

“什么也没想。”男人结实的胸膛压在她身上,就像压了一块大石,重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伸手推他的肩膀,才发现他上半身一丝不挂。

掌心碰到他滚烫的肌肤,她烫得缩回手去,“你起开,重死了。”

冷幽琛眸底多了一抹愠怒,他感觉得到她是喜欢他的吻的,否则她不会沉醉到他将她拉上来都不知道。可她这张嘴,就是不愿意承认。

他心里极度不爽,支撑着自己的力道一松,重重地压在她身上,怒气冲冲道:“压死你算了。”

卫安宁肺里的空气一下子被他压没了,她被压得眼前直冒金星,也生气了。她顾不得碰到男人身体的羞涩,使劲推他,他却纹丝不动,“冷幽琛,你有病啊,你给我起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