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我的新娘吧(真人漫画)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成为我的新娘吧(真人漫画)因为会长大人未婚夫

顾青青坐在床沿上的时候,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冷斯城不在,似乎是在书房讨论公事去了,但是,顾青青知道,讨论什么公事,他不过是懒得跟她单独相处罢了。

三年了,三年之中,她都是这样过的。冷斯城虽然最近对她,不像过去那么粗暴,说话也不像过去那么尖刻。而且,还在徐家聂家面前承认了她的身份。

但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他依然还是看不上她,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不知廉耻,会随时找人出轨的那种女人!他从来不会考虑,她是怎么想的,她有什么需求,她对婚姻又有什么看法。他只知道,他娶了她,她就得乖乖在家相夫教子!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他在外面肆意妄为,都不需要告诉她知道。而她,只是和老同学多说了几句话,连手都没拉一下,却被他这么侮辱揣测!

这样的婚姻,即使有了那么一丝丝微茫的改变,又有什么意义?

屋子里灯光昏暗,只开了一盏小夜灯,无边无际的黑夜席卷了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没事做,她打开手机。倒是有几条信息过来,除了李悠悠之外,剩下一条,居然是林周逸来的。

除了布置一些工作之外,到了最后,她现林周逸还补了一句:“你和徐小姐的策划案我都看过了,两人各有千秋。徐小姐的策划华丽宏大,你的却像是一诗,娓娓道来。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会更偏好你的策划一些。千万不要因为徐小姐的家世太好而卑微。”

话虽然听着像安慰的话,可顾青青的心里,确实还是有些感动的。真没想到,关心她的,居然是她的顶头上司,认识还不到一个月的林周逸。

现在时间有点晚了,等明天白天,她一定会回复他的信息。同时,也会更加努力的工作,绝对不辜负他的期盼!

刚看完工作没多久,卧室的门打开,冷斯城眸色清冷的进门。

她坐在床沿,他站在门边,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进门之后,冷斯城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顾青青即使知道冷斯城不会穿她准备好的睡,但是,依然还是把睡叠好,放在一边。

同时拉开了被褥,自己躺了下去,同样,只盖了一点点被子,占了五分之一的床。

冷斯城洗澡出来,看到她已经背过身躺了下去,也同样看到了她准备好的睡,重新去衣柜里又找了一套新的换上,擦干净头,掀开被子。

床垫一凹陷,男人沉重的身体躺了下来,带来一股沐浴后的淡淡香气,萦绕在她身后。

关上灯,屋子里安静的很,没人说话,也没有人动一下,空气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传来,安静的像是异世。

原本以为,两个人会保持着这个僵硬的姿势,一直到睡着。谁知道,顾青青躺下不久,小腹忽然一阵钝痛……

顾青青一愣,这熟悉的滞涨又钝痛的感觉袭来,一股热流涌向小腹下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生理期到了!

该死,怎么这个时候例假?顾青青蜷缩着身子,听一听身后的动静。冷斯城一动不动,呼吸平稳,像是睡着的姿态。

她生理期一向很准——冷斯城的奶奶风林雪是中医圣手,嫁进来不久,就一直吃药调理。虽然每次生理期的时候还因为过去例假时帮母亲冷水洗衣服留下的寒气,但至少时间是准得很。

唯有这一次,也许是最近事后药吃的有点多的关系,她居然比原来应该来的时间推迟了好几天!

而且,她的肚子好疼。

有过生理痛的人都知道,这种感觉,虽然不像是捅你一刀来的那么直接,但是,就像是被人用渔网束缚住,丢到冰冷的河水里,全身冷得刺骨,细细密密的网将她裹得紧紧的,无力挣扎,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溺毙……

她一开始还能僵持着,赶紧起身去找了卫生巾,可刚掀开被子,冷风一吹,好像整个人瞬间被丢进冰窟窿里一样,冻得她骨头里都是冰碴子。

匆匆披了一件衣服,赶紧找到了卫生巾,冲到洗手间里,刚关上门,钝痛无边无际的弥漫,血仿佛带走了她体内仅存的热气,痛的她连腰都直不起来。

她平常不这么痛的。因为一直调理,而且冷斯城每个月最多只来那么一两次,这个月他来的有些频繁,药吃的多了,没想到连生理期都受影响!

在洗手间外,冷斯城睁开了眼瞳。顾青青在里面一直咬着双唇,虽然痛,却连一句轻哼都没有。虽然不一言,可是,她一直躲在洗手间里不出来,显然是很难受。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飘散着一丝血腥气,似乎在无声的昭示着,她此时的困境。

冷斯城微微皱眉,他如果没记错的话,顾青青的生理期,似乎应该已经过去了吧,怎么推迟时间了?

而且,她来了生理期也就意味着——她上个月的安全措施做的太完备了,他即使“努力”,也没有让她有机会怀上一个孩子。

想起孩子,他眼底弥漫上一丝难以言说的痛楚。

想和她生孩子,女人有孩子以后,心也就定下了。尤其是顾青青这样传统的女人,她再喜欢聂之宁,对他这个孩子的爸爸,总会有那么几丝不一样吧?

可是,一想到她一直吃药做措施,昨天一提起怀孕,她就那么抵触。孩子应该是两个人相爱的结晶,如果她不爱他,连一丝感情也不愿意施舍给他,即使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所有的一切胡思乱想,在她推开门出来的时候,全部停止。

顾青青抬眼一看,冷斯城呼吸平稳,显然是睡着了。她没心思管他,走了两步,双腿有点软,刚要摔倒,冷斯城忽的一下掀开被子起身,伸手搂住了她。

也许是因为难受的原因,顾青青脑袋有些当机,抬起头,就看到冷斯城那张冷凝的面容。

冷斯城眼底半分波动也没有,没有担心也没用关怀,还微微皱起眉头,似乎是有点怪罪她“打扰”了他的好梦。

也是,自己刚刚起身动静挺大的,尽管她已经尽量放轻了动作。

“谢,谢谢。”她轻轻一推,想要自己站稳。结果没想到,脑袋一晕,身体软,她又摔进冷斯城的怀里。

抬头一看,冷斯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似乎是很不耐烦的模样,开口,声音也冷的很:“你怎么了?”

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感情,不像是关心,反而像是埋怨似的。

“我……”她还想推开,可身下一股剧痛袭来,像是有只手紧紧揪着她的小腹,疼得她差点晕了过去。

冷斯城平静的看了她许久,忽的一低头,一弯腰,把她打横抱起。

居然是公主抱!

顾青青吓了一跳,天旋地转的一瞬间,手下意识的就搂住了他的脖颈。冷斯城不是讨厌她吗?连在他妈妈面前装装样子,维持着“恩爱”的假象都不愿意,怎么会……

冷斯城抱起她,声音冷淡的问:“去洗手间,还是回床?”

“不用去洗手间了。”顾青青脸色苍白的摇摇头,冷斯城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把她放在床中央。

她自己掀开被子,温暖的被子一裹,好像是全身的活力都回来了。不过好景不长,尽管当时暖和了不少,骨子里的冰冷又袭了上来。

冷斯城也掀开被子回来,还不忘嫌弃的丢一句:“我不喜欢血腥味,你最好睡觉老实点!”

顾青青没说话,只是在被子里小幅度的点点头。

一时间,两人都无话,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顾青青也想睡,只要能睡着就不痛了。可偏偏,小腹处像是藏了一块冰,冷的她双手双脚都冷。

旁边的冷斯城倒是暖炉,一呼一吸之间,只觉得他周身萦绕着满满的热气。即使他个性再清冷,他也是一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关键是,身上暖和!

顾青青不敢贴近他,却又想要贴近他。在旁边动了半天,也许也觉得不舒服,扭了扭身体。

冷斯城被她一闹,睁开眼瞳,眼底似乎有些不耐,活脱脱一个即将睡着的人被吵醒,要爆起床气的样子。

顾青青也知道他生气,可她太疼了,居然疼的失去了理智,还缓缓贴了过来,尽量不挨着他的身子,偶尔不小心蹭到了他的身上,冷斯城微微一扭头,她立即惊慌失措的躲开。

也许是因为,他身上实在太暖和了,她躲开以后,又慢慢贴近,直到第二次,她的手碰到他的胳膊。

冷斯城转头,皱起眉心看她,神色里似乎有不耐之意。顾青青本想惊慌的逃开,一阵剧痛袭来,她头晕眼花到差一点恶心的吐出来。

冷斯城冷冷的看了她两秒,最后,终于伸出手,把她揽进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