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无颜之月)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转过去趴着疼也着(无颜之月)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无颜之月)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转过去趴着疼也着(无颜之月

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无颜之月)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房间里继续静默了一瞬,再没人说话,也没人动一下,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连顾青青都觉得,彼此大眼瞪小眼有些不太合适。虽然她知道,冷斯城根本不在乎她的关心,也总是无视她的各种讨好,甚至还嫌她烦。

可是,想了想,她还是加了一句:“一路平安。”

四个字,简简单单,客套到不能再客套。

这一次,冷斯城微微一抬眸,睫毛微微有些轻颤,似乎是意外,她居然还会关心他的平安!

哪怕是客套的话也好,顾青青,居然还说了让他小心平安的话!

“我这次去国外,是去参加柏林电影节的各项事宜。去不了几天就回来了。”也许是听到她那几句“关心”的话,冷斯城难得还跟她解释一下自己的“行程”。

不过,他眸色依然平淡的很,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波动。

顾青青一愣,“柏林电影节?”

那会不会……和徐子佩相遇?

现在的徐子佩,可是戛纳影后,华夏国炙手可热的宠儿,各大电影节一般都会被邀请,如果遇到冷斯城……

顾青青还躺在床头,闻言,双手轻轻拉上被子,把她的下巴藏在被子里。

其实,就算不在电影节上相遇,徐子佩也一样会回国,两个人一样会相遇,没有丝毫区别。

冷斯城看到她忽然失落的表情,还以为,她居然在担心自己,担心自己离开!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心里还是隐约泛起微茫的希望!

他故意装作毫不介意的模样,淡淡的说:“电影节上,也许会见到很多的漂亮女明星。”

——这些漂亮的女明星里,也应该会包括徐子佩吧。

“哦,是吗?”顾青青微微低头,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上不去,下不来,闷得她呼吸不顺。

也许是因为生理期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冷斯城终于要和徐子佩见面的关系,她心里难受的很,两只手又拉起被子,这次,她把被子拉高到,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冷斯城看着她低头,虽然什么都没说,可那模样——怎么也不像是高兴和平静,反而,有点儿介意!

介意?顾青青居然会对自己出去见那些明星,有那么一丝的介意!

想到这里,冷斯城就像是脑袋里忽然有火车呼啸而过,有一种极不真实的狂喜的错觉!

即使他知道,顾青青此时的话,不是因为爱。

也许,只是因为她生理期身体的脆弱和思维的纤细。

或者,只是对她冷太太地位的一丝忧虑。

又或者,还有一点点客套的意思,但是,至少这是她三年来,第一次露出对他那些绯闻的不喜!

各种情绪在他的脑中汇集,上前一步,正打算说什么,突然……

他们8点的飞机直飞去柏林,现在过去机场也得6点,还得安检,的确是不能再耽误了。

“到楼下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把程秘书轰走,他咬咬唇,抬起头,看了一眼还藏在被子里的顾青青,眼底闪过一丝不甘的目光。

如果不是因为,他这次的行程早已安排好了,到柏林之后去下榻的饭店稍事休息,晚上要马上参加宴会,他真是恨不得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

他迈开大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乎把整颗小脑袋藏在被子里的顾青青,想了想,修长的手指,轻轻拉开了被角。

被子一掀,顾青青立即察觉了。说实话,把脑袋埋在被子里挺闷的,不过再闷,也比不上胸口的沉闷!

冷斯城在兴奋,她在胡思乱想。冷斯城和徐子佩要见面了,也许,还有他的前几任女伴也会遇到,陈文捷没了,或许他还会看上什么新人也说不定?

这样忐忑的日子,什么样才是个头?听徐子衿的意思,徐子佩还对冷斯城余情未了吧?他们还会再续前缘吗?

她也好想跟去柏林,亲眼看看他们两个是怎么相处的!

脑子最乱的时候,冷斯城走了过来,把被子掀开。

新鲜的空气,和他一张大写的俊脸,一下子靠近了她。顾青青微微有点难受,轻轻垂下了眼帘,不去直视他的脸。她不看他,冷斯城反而看她看的更仔细,甚至连炽热的呼吸,都喷薄在她的脸上。

少许,冷斯城终于开口:“我爸爸说过,娱乐圈最乌烟瘴气,那些女明星,不过是外表看着好看而已,里面都脏的很。”

顾青青一愣,也许是因为,她流血过多,脑袋有点转不过来弯,抬起头有点迷惑的看他。女明星脏不脏她不知道,但是,徐子佩绝对不是那种放纵任性的女人

冷斯城眸色不变,只是静淡的说:“上次,我们在书房的那个约定,还记得吧?”

“什么约……”“定”字还没说出来,她忽的想起,上回她是说过,想要她乖乖在家里待着,他就得擦干净嘴巴,不去沾染外面的花花草草。

他的意思是,如果她不出轨,他就不会跟外面的女人有牵扯?哪怕——那个女人是徐子佩?

她是不是可以期待,他就算心里还有徐子佩,也不会跟她展些什么,更不会和自己离婚?

也是,冷斯城和徐家成见这么深,哪怕他再喜欢徐子佩,也不大可能会和她重修旧好,那她……

冷斯城看到顾青青眼里有惊讶,还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够了,够了,只要有那么一点期待就够了!只要她肯把自己的心房撕开那么一个小口,让他能挤进去,他就会拼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