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越疼男生越有劲的漫画,不再是朋友的夜晚动画樱花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女生越疼男生越有劲漫画不再是朋友的夜晚动画樱花

女生越疼男生越有劲的漫画,不再是朋友的夜晚动画樱花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漫画第5集,夏天。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秘密的初体验=初吻×烟火大会..一直以来,你都是我结伴而行相处融洽的男性朋友,但是,这个夏天,好想和你成为恋人。

她刚刚等在路边招手的时候,恰好一辆车缓缓的行驶过来,似乎是要停车,车里坐着一对情侣。男的是李悠悠的男朋友张复兴,而女的,却不是李悠悠。

为什么说这俩人是情侣呢?因为这辆车在她面前经过的时候,车窗没关,男人还在女人侧脸上亲了一下。

顾青青愣了几秒,眼见着那车开到路边停车,她也小心翼翼的跟上去。果然看到车子一停,两人下车,相互挽着胳膊走,走向了附近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

顾青青一路跟一路看,百分百确定那男人是张复兴。那女的却不认识。不过,这女的穿戴似乎都很时尚,身材高挑,一看就是富家小姐似的。那两人走进了附近一家高档商场的化妆品区,似乎是女方挑选香水。挑选香水时,张复兴还一直跟她说话笑闹,似乎把那女生逗的挺高兴的,两人闹作一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李悠悠说过,张复兴个性腼腆。她和他见面的时候,他也是不爱说话的。

可是,李悠悠上星期六不是还得意洋洋的带着她去看婚戒,说是好事近了吗?那张复兴怎么会……

顾青青隔着两个柜台冷眼看着那两人亲热,低声打电话:“悠悠,这一阵总不见你家复兴,他去了哪里?”

李悠悠那边有点吵,似乎还在工作:“青青啊,我在江南拍外景啊。什么事?你大点声说。”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跟好友说,想了想,换了个方式开口,“你不是说你们要结婚了吗?下次把他带过来一起见见?”

“哦哦哦,你说复兴啊,他说他出差啊,他出差我也出差,正好。”

出差?她看是出-轨吧!除非张复兴有个同卵双胞胎兄弟,否则眼前这个,百分百是他!

“你就不怕,张复兴万一以后跟你爸一样,有钱了就变坏?”

“怎么可能!”李悠悠得意洋洋,“我跟他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这么多年情比金坚,我家里后来征收有钱了,我也没告诉他。他一直没嫌弃我家“穷”,就等着跟他结婚以后,给他一个惊喜呢!”

只怕不是惊喜,是惊吓吧!

“不管怎么样,你也得慎重一点,毕竟都和他谈婚论嫁了。万一……”

李悠悠再神经大条,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青青,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点什么事?”

“我……”顾青青刚准备开口,那边,有人似乎在叫李悠悠过去,她点头应承了一句,又说:“不跟你说了,我这周末回去,周末咱们再聊!”

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顾青青看了看眼前这复杂的情况,赶紧拿起手机,偷摸着给拍了好几张他们亲密的照片,等周末李悠悠回来的时候,再告诉她吧!

然后她从靠近化妆品柜台的另一侧商场出门,招手上了出租车,完全不知道,冷斯城在她原来下车的地方又等了许久,直到程秘书三请四催了以后才离开。

顾青青点点头,其实车子停在路边,从车子下来走到房子前面,不过才十米距离,两个人一前一后,即使步速很慢,几乎还不用五分钟走到了。..到了门口,她又一次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聂之宁,“我到家了。”

“我知道。”他点点头,“我明天应该会去外地,有可能到时候直接飞国内,到时候可能来不及回来跟你告别了。”

顾青青也点点头:“那祝你工作顺利。”

聂之宁还笑:“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可以早一点去外地,可是我还想多回来见你一面,还想过把总部安在洛杉矶,看来以后都不需要了。”

虽然两个人都说开了,不过到了这里依然还是有点尴尬的。她除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还有,你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对自己好一点。这里是美国,治安国内复杂。有时候会遇到坏人,有时候会遇到歧视。你又是一个人住。遇到坏人可千万别硬碰硬,遇到歧视了,也别气吞声。”

顾青青又点点头。

“还有徐子衿,虽然这次她好像把一切恩怨都放下了,但是谁知道她还会不会继续对付你?别忘了她身后还有徐家,而且她这个人一直小心眼,你得千万小心她才是。”

顾青青继续点头。

“还有,别总一个人,除了工作是宅在家里,出去,多交点朋友。要是有机会认识其他男人,把自己嫁出去也好。不过,在结婚之前你可得给我们请帖啊,要是过不了我们这一关,小心我们在背后说你男朋友坏话。”

“真是够了。”顾青青都被他说笑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还有……暂时没有了。”聂之宁还真的认真的想了想,而后摇摇头,“要是有事,我会再打电话给你,亲自跟你说。我走了。”

顾青青又点了一下头:“好。”

“你自己保重。”

顾青青又点了一下头:“你也是。”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下,聂之宁还张开手臂:“我要走了,不抱一下吗?”

顾青青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笑容亲和,眼睛里似乎没有一点杂质,她想了想,前一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拥抱的一瞬间,聂之宁轻巧的在她侧脸吻了吻。那个吻很轻,而且是在脸颊,双唇一触即分。不过顾青青还是被吓了一跳,马退后一小步。倒是聂之宁幽默的笑了笑:“咱们不是朋友吗?国外的朋友分开之前都是这样的?我之前还看你跟你们公司的男同事这样吻别呢!”

顾青青没话可说,只是忽闪着眼睛看他。聂之宁笑着摆摆手:“好,我承认,是想亲你一下。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嘛,喜欢你也这么多年了,临走前总得给我留下点回忆嘛。不过这次,我是真的要走了。”

之前听他说那么多嘱咐也没什么感觉,这次看见他走到车前,挥挥手,感觉半个身体都要融入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