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课后的秘密画室,男朋友总是说要吃我的扇贝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放课后的秘密画室男朋友总是说要吃我的扇贝

放课后的秘密画室第2集,《放课后的秘密画室》是南遥创作的耽美BL漫画

放课后的秘密画室,男朋友总是说要吃我的扇贝

她直起身子,无语地瞪着他,她诚心诚意向他道歉,他居然睡着了,这样真的好吗?

她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肩,指尖下的肌肤传来的温热很烫,她立即缩回手,小心肝乱抖起来,“冷幽琛,我知道你在装睡,你不想和我说话,我理解,但是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男人躺着一动不动。

“你打算一辈子都不理我了吗?要不你也骂我几句出出气,我保证不还嘴,我让你伤害回来。”卫安宁好几天没见到他,其实挺想他的。

这会儿见到了,他却不愿意理她。她知道,他那么骄傲,被她嫌弃瘸,换作是她,肯定一辈子不理他。

文件下,冷幽琛嘴角抽了抽,他会那么幼稚骂回去?太小看他了。

卫安宁等了等,还是没有等到冷幽琛说话,她有些心灰意冷,跌坐在地毯上,“冷幽琛,你真的讨厌我了吗?我不想被你讨厌。我知道我那样说,你很生气,可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

我只是想管住自己的心,我只是太慌乱了,如果我能镇定点,我会想到很完美的措词,不会去伤害你。

冷幽琛的沉默,连站在旁边的管家都看不下去了,正要说话,就见冷幽琛伸手将文件拉下去一点点,露出一双犀利地凤眸,幽幽地朝她射着冷箭。

“知道错了?”男人傲娇地挑眉,冷冷地看着她。

卫安宁点头如捣蒜,他终于理她了,哪怕态度这么高冷,也够她感激涕零了。

看着她听话乖巧的模样,男人眸底掠过一抹温柔,他想摸摸她的脑袋,被他硬生生克制住了。这个傻丫头,他哪有真的生她的气?

“想让我原谅你?”

卫安宁继续点头,目光热切地望着他,“你会原谅我吧?”

要我原谅你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冷幽琛斜睨了她一眼,小家伙这么看着他,知不知道自己很诱人?

卫安宁垮下脸来,“还有条件啊?”

“你以为呢?这就是说错话做错事的惩罚。”冷幽琛到底没有住,伸手在她软乎乎的小脸上捏了一下,触感还是那么细滑。

卫安宁吃痛皱眉,“我已经向你道歉了。”

“谁规定你道歉我就得原谅你?你不知道你说的那些混账话,让我受到一万点伤害了么?”男人虎着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是大爷,只要不杀人放火,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卫安宁说完,忽然想起那晚在室内游泳池里的恶趣味,她一阵恶寒,“游泳就算了。”

冷幽琛瞧她一副嫌弃的样子,忍住没发脾气,这女人懂不懂什么叫浪漫?还敢嫌弃,真是气死他了。

男人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扫了一眼站在旁边偷笑的管家,他气不打一处来,他瞪着她,冷笑道:“好啊,那你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我,我就原谅你!”

卫安宁瞪着他,她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他是故意为难她。

“怎么,不愿意?我就知道你来求我原谅,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让你为我做点什么,你就百般不愿意了。”冷幽琛盯着她,那愤怒的眼神,分明就在说她是个骗子。

卫安宁怒了,“你让一个身娇体弱的女人给你摘星星,你好意思?”

“呵呵!”男人的目光放肆地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我怎么不好意思了,那晚你把我掀下泳池时可不见半点体弱,你对我身体施虐,又对我心灵施虐……”

见他一条一条细数她的罪状,再让他说下去,她就真的无地自容了,她连忙举起手做投降状,“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摘星星是吗,我摘!”

“早这样不就行了,非得让我重新经历那晚的恶梦,我的心受伤了,你给我揉揉。”男人大手一伸,握住她的手放在胸口,美滋滋地揉起来。

卫安宁脸颊涨得通红,这个矫情货!

软乎乎的小手摁在男人胸膛上,隔靴搔痒似的揉着,男人眯眼,极为享受的模样。等了好几天,终于等到太太主动送上门来了。

可惜他下巴上的伤还没好,不能亲她。

要说都怪这丫头心狠,那一下抓得他皮开肉绽,用了好药也没法迅速恢复,害他现在还得拿文件挡着,不能让她瞧见。

卫安宁想收回手,却被他牢牢攥着,管家还在书房里呢,他这样……像什么样子?

孰不知,管家早在冷幽琛对她动手动脚时,就已经离开了。

“冷幽琛,你放手,管家先生在看呢。”卫安宁脸红得不行,抽了抽手,没抽动。然后被他捉着,从敞开的领里,放进服里,紧紧贴着他左边的胸膛。

卫安宁惊得睁大眼睛,手心下男人胸膛完美强健,肌肉坚实光滑,手感非常好。她心底羞怯,没有这样触碰过男人身体,但还是忍不住好奇,拿指尖戳了戳。

好硬!

她皱了皱眉头,指尖都被硌疼了。

男人浑身紧绷,似乎很不舒服,他闷哼了一声,盯着她的眼神火光乍起,“好玩儿?”

卫安宁缩回指尖,被他看得心尖直颤,她羞窘地移开视线,“没,就是有点好奇。”

冷幽琛瞬间躺平,不过始终小心文件不要掉下去,他目光幽深,攥着她手腕的掌心被汗打湿,他说:“好奇么?”

卫安宁的小手僵在男人胸前,掌心下男人的胸膛又硬又烫,就像一块炭火,烧得她浑身都快着了火。

他手掌滑下去,攥着她软软的手指,摁在了胸膛上的某个点上。

他低喘了一声,俊脸上飘起一抹异样的薄红,他漆黑的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小脸,“太太,和它打招呼,它会喜欢你的。”

男人的嗓音哑得不像话,卫安宁被他大胆的动作吓哭,羞得想要把手拽回来,带着哭腔喊:“冷幽琛,我不好奇了,真的,你放开我。”

冷幽琛挑眉,瞧她吓坏了的可怜模样,他叹息了一声,如她所愿地放开她的手。他的太太还太保守,总不能正视他们之间的亲密行为,这可如何是好?

卫安宁的手一得到自由,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溜烟地往书房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