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婚了)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我结婚了)因为会长大人未婚夫最新一番发布

 

冷斯城的脸,忽然间僵在半空中。离她的嘴唇,还有一厘米的差距,他却生生顿住,并没有落下去吻她的唇。

隔得这么近,两个人呼吸交融在一起,他甚至能看见她紧闭的眼帘上轻颤的睫毛。自然,也就能看清,她微微皱起的眉宇——

很明显,即使她表面上顺从了,心里还是不乐意的。

也是,结婚三年,哪一次见她表面上违背自己的意志?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问她要一个孩子,以她的个性,即使心里再不愿意,她也不会在明面上反抗。也许她会在明天偷偷做措施,就算没有做措施,孩子真的生下来,也根本不代表什么,她心里根本没有他,即使愿意和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生孩子,她还是不爱他!

顾青青一直闭着眼睛,感觉到他的鼻息在她的脸庞上吹拂,仿佛近在咫尺。

虽然近在咫尺,明明还差一点就能吻到她的嘴唇,可他却不靠近,也不像他平常的那样,在她的面前逡巡往复——即使他闭上眼睛,她也似乎能感觉到,面前的冷斯城,就像是一匹草原上的狼,目光炯炯,不是盯着妻子,家人,而是盯着——敌人!

顾青青一愣,微微的睁开眼瞳。屋子里没有点灯,只有浴室里泄露出来的光亮,果然发现,面前的冷斯城,用一种,陌生的,高高在上的,审视的目光,仔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从他的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是愤怒,讨厌,沉郁,以及重重负面的情绪,唯独没有一丝丝的好感和爱!

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刚刚的时候,冷斯城不是和她还挺好的吗?他想要孩子,即使只是因为他的父母催促才想要孩子,她也没有反对啊!

他们还维持着亲密的姿势,身上什么服都没穿。他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两人之间,甚至能彼此的呼吸,心跳,还有体温都能相互感受到,甚至只要他的脑袋下移一厘米,彼此就能亲密无间。但是,隔得这么近,却没有丝毫亲密的感觉。

“冷,斯城……”她一张口,冷斯城原本僵住的动作有了变化——不是继续低下头亲密,居然是用力一推,像是被什么花妖迷惑,差点铸成大错,又突然清醒的人一样,而她则是那个被人唾弃,恨不得马上甩掉的垃圾。之后迅速翻身下床,直接走进浴室,重重关门!

“哗啦啦”的水流声传来,她被冷斯城一把推开,从床中差点落到床底,若不是她眼疾手快,一手撑着床头柜,也许自己早就摔下去了。

他终于如同她之前所想,自己一个人洗澡,可心里,却没有半分庆幸喜悦的表情,也并不生气失望,反而是一种“果然如此”的怅然……

他肯在徐家聂家面前承认她的身份,肯跟她亲近,肯开口要一个孩子,和过去相比,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她应该知足的。

人这一辈子,最勉强不来的,就是你不爱我。

撑着床头柜的那只手似乎隐隐有些刺痛她抬起手来一看似乎是有一根倒刺深深的卡在了肉里。

倒刺虽然但是卡到手指里还是很疼的。顾青青起身开灯先换上了睡屋子里却哪有针只好一点点挤出来挤得白生生的手指都泛了红。

这倒刺还很粗足有牙签粗细十指连心哪有不疼的。再疼也比不过心里钝钝漫漫的酸胀痛楚。

冷斯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顾青青已经躺下了。

只开了一盏夜灯她缩在床沿的一角整个人侧着睡只占了整张大床五分之一的位置而且连她盖在身上的背子都只有一床被子的十分之一那么一点好像如果不是家里只准备了一床被子这间屋子里也只有一张床只怕她绝对不会跟他睡在一起。

眼瞳微微一低看到他那边的床沿上还放着一身干净的睡衣。不用看也知道是她刚刚准备的。

她一直是这样让她去哪里待着她就去哪里待着去外面招惹多少个女人回到家无论对她怎么恶言恶语她都是这样一副平淡自如的神态。她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得很低很低不是怕他不过是不想跟他多接触点什么。三年以来她对他唯一的反应——居然是他刚刚过要生一个孩子的时候她虽然顺从的闭上眼却掩饰不住的皱起眉头。

可偏偏她这个妻子表面上当得是贤良淑德他在外面那么多绯闻对象也没见她跟他生一次气。回老宅把他爸妈哄得高高兴兴连他冷战——她都替她准备好睡衣

她这样的“贤良淑德”却生生刺了他的眼睛

大手一抬将她准备好叠在一边的睡衣全都扫落在地他又转身开了柜子自己另外拿了一套睡衣出来穿好之后猛地掀开被子直接睡在床的正中间卷走了五分之四的被子

顾青青身上一凉尽管不是冬天可被子离了身全身凉飕飕的她也不敢再掀开被子更不敢往里睡生怕吵醒了冷斯城。

她就缩在床沿背心还能挨着被子只有背后一缕能感受到被子里暖烘烘的热气。过了一阵等到他气息平稳像是睡着了一样她才轻手轻脚的爬下床去浴室里洗干净。她把浴室门关紧倒不是怕他进来尴尬什么的——主要是怕吵醒他更惹他不快。就连开吹风机吹头发也调的低档。

等一切忙完她推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冷斯城还安稳的躺着唯一变化的是他原本睡在床的正中被子也卷走了五分之四此时稍稍偏左被子也只盖了三分之一。

顾青青连忙从另一边爬上去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上去关上了灯。

屋子里重新恢复黑暗和安静。

许久许久冷斯城微微睁开眼瞳长长出了口气突然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搂住了他的身体

紧接着,她的后背撞到一个结实坚硬的胸膛,高涨的体温,加上炽热的呼吸,就这样从后方全面席卷了她!

冷斯城一低头就看见她手腕上的青紫,心里有些悔恨,又有些心疼。明明刚刚他气的恨不得想杀了她,可看到她皱着眉头,手腕青紫,他又见不得她难受的模样……

顾青青还以为他真要动手了,这里没人,她连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只好招呼小威尔士:“小威尔士,快,快回去叫人!”

萨摩耶虽然活泼好动,但是在狗狗里智力也是靠前的。它摇摇尾巴,回头看着两个主人抱在一起,顾青青还一直让它回去。它“汪”的叫了一声,摇摇尾巴走了。

狗狗一走,顾青青立即开始挣扎,可冷斯城抱得她太紧,几乎紧到,快要让她窒息的地步!

“冷斯城,你放开!”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有什么事情有什么话,可以回去关上门说。为什么要把她拉到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

“冷斯城,你做什么!你如果是为了刚刚我和聂之宁的对话,那大可不必!”她立即开口,“聂之宁已经和徐子衿订婚了,他这个人重信义,只要答应和徐子衿在一起,除非发生了极大的事情,就绝不会放弃她。再说,他的父母也一直不喜欢我,他很孝顺,我跟他根本不可能……”

她是想解释和聂之宁的关系。实际上,聂之宁虽然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对她嫁给冷斯城的原因有些疑窦,有些怅然若失,可他的确是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没想过会有一天和她重修旧好。

可是,顾青青没想到,她的这段话,反而引起了冷斯城更大的愤怒!

顾青青的眼里,聂之宁重信义,又孝顺,还负责,如果不是因为订婚,不是因为他的父母不喜欢顾青青,他们就在一起了是吧?

就算她不会出轨,也不会离婚。可她的心里满满都是聂之宁,对他评价如此之高,她离婚不离婚,又和聂之宁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

她眼里心里只有他,留在他身边也不过是一副躯壳罢了。

结婚三年,连和他生个孩子都这么不愿意,留着她还有什么意味?

冷斯城想到这里,忽的一下松开了手,顾青青有点疑惑,回头一看,冷斯城用一种极其陌生的,冰冷至极的目光看着她,好像恨不得让她赶紧离开她的世界里!

冷斯城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底光芒尽褪,脸上尽是冷漠的神色:“你要记住,这个游戏由我开始,也要由我结束!想离婚?好啊,等我什么时候玩腻了你,厌倦了你在我身边,我立即拖你去民政局!但是,在此之前,你要是敢给我做出什么不名誉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轻易饶了你,饶了你的家人和朋友!”

他说完,似乎是再也不想看她一眼,用力把她推开,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