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画推荐 污到你湿的腐图

  • A+
所属分类:清凉美图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画推荐 污到你湿的腐图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画推荐 污到你湿的腐图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画推荐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漫画推荐 污到你湿的腐图

污到你湿的腐图

她手腕上磨出来的痕迹很痛,虽然萝拉自认为和人从小打到大、耐痛程度比较高,但也很难长时间受这些沉重的东西与皮肤反复摩擦。
比起来疼痛,这种未好的伤口和镣铐互相折磨更像是一种酷刑。
失去镣铐束缚后的萝拉,能够自由自在地在这个单人牢房中踱步,可以睡狭窄的、『潮』湿的床铺,还可以凑到栏杆前,隔着门和狱警先生们聊天,打纸牌,骗他们的松子坚果吃。
唯一不好的是上厕所时候,提小裤裤需要稍微废一些力气,必须先将裙子团团掀起来,用牙齿咬住,擦干净后,先提左边,再提右边;左左右右,如此反复几次,才可以将小裤裤完整提好。
以上完成之后,再放下裙子,拍拍。
这个动作很费劲儿,好处是不会将裙子边缘夹到小裤裤里面。
倒是不影响洗手。
水龙头哗哗啦啦地开着,萝拉在卫生间中认真地洗干净双手。
这里隔音效果很差,即使是卫生间,也仅仅是薄薄一层挡板处理,外面能够清晰地听到内部的声音。
在外打牌的狱警听到水流声和萝拉轻轻地哼歌声,不过那歌声中停了一段,也无人在意。
这个柔弱的omega,即使不加任何束缚,她也很难从这里逃出去。
萝拉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胳膊被仔细擦洗过了,腿上也是,脸颊上、身上、眼睛周围都是热气熏出来的淡淡红『色』,就像刚刚哭过。
狱警招呼着她一块过来打牌。
没有人相信萝拉会是间谍。
间谍不可能是一个没脑子、贪吃、爱哭鬼。
凯撒的态度也能证明这一点,他甚至还让人送来一份烤『乳』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五分钟前,亚瑟又打电话过来说不用给萝拉吃。
直接送去餐厅加餐就好。
不仅如此,今天晚上、明天一整天,萝拉的饭菜中都不能加肉。
一点儿肉沫都不允许。
萝拉还不知道这个悲伤的消息,她快乐地打了两局纸牌,顺利地赢到一袋核桃。
她坐在床上,没有其他可以开核桃的工具,费力地用右边的大牙努力咬开,再一点点地费劲儿将核桃仁抠出来,吃掉。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这些核桃坚硬无比,不是那种薄皮、加『奶』油烘焙好的,平均每五颗才可能有一颗被成功咬开。萝拉的牙齿都磨酸了,仍旧在吭呲吭呲地开着核桃仁。
除了这个,她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还剩下不到36小时。
她究竟是继续被释放、成功活下去,还是被凯撒送去断头台,就看这最后的36小时了。
萝拉不能揣度凯撒的想法,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心啃核桃,等结果。
萝拉咔咔啦啦地像个小仓鼠啃掉了十多个核桃,牙齿都发麻后,终于听到狱警叫她:“……萝拉。”
萝拉抬头。
隔着重重栏杆,她第一眼看到安吉拉。
蓬松的黑『色』卷发,黑『色』眼睛,穿着一件合体的白『色』套裙,雅的像一枝亭亭玉立百合花。
就像小时候看到饿到哭泣的萝拉,安吉拉蹲下身体,温柔地笑:“小萝拉,过来。”
小时候的萝拉一头栽进安吉拉的怀抱中。
但现在的萝拉只能满嘴核桃皮的苦涩,隔着栏杆,握住安吉拉的手。
她的眼泪刷地一下流出来:“老师,我好饿啊。”
安吉拉温柔地『揉』了『揉』她地脑袋,把一根棕『色』呆『毛』压平,亲切地说:“你再,很快就出来了。”
按照规定来讲,像萝拉这样的嫌疑犯,是被禁止和外人如此近距离接触的。
安吉拉手上有首相亲自写的证明,允许她可以过来探望萝拉。
萝拉脸贴在安吉拉的脖颈上,闻着她身上温暖的味道。
对大部分孩子来讲,温柔的安吉拉就像她们的母亲。
萝拉也不例外。
安吉拉给萝拉带了一些可以用来磨牙齿的牛肉糖,这些东西都经过狱警的检查、试吃,确定安全无害。
她和萝拉的聊天和接触也是在监控下,内容大致是安慰萝拉不要害怕,很快就可以出去。
临走前,安吉拉还帮萝拉将她的头发梳了梳,『插』上一朵新鲜的、刚摘下来的蔷薇花。
萝拉贴贴她的脸颊。
“再见,”她咽下牛肉粒,“老师。”
凯撒在萝拉晚饭时候才过来,一眼看到正在用小勺子喝白豆蔬菜浓汤的萝拉,她的晚餐上还有杏仁饼干和蔬菜沙拉。
凯撒看了眼不远处桌子上摆的那袋牛肉糖——其实就是将腌制好的熟牛肉干压缩、切割成小小的正方形,包裹在糖纸中。
外表看起来像糖,其实是牛肉干。
安吉拉经常用这种糖果来奖励那些听话的孩子,不过她对萝拉这个笨蛋学生很偏爱,即使萝拉经常犯错,她私下里也会偷偷分给萝拉。
只有愚蠢的老师,才会教出同样愚蠢的学生。
萝拉将勺子放到最爱的白豆蔬菜浓汤中,也不喝汤了,警惕地看着凯撒:“你不要抢我的糖,那是老师给我的。”
凯撒捏了一粒牛肉糖,垂眼看萝拉:“听说这些是安吉拉自己做的。”
他直接称呼了安吉拉的名字,没有加任何敬称。
萝拉一声不吭,她低着头,刷刷刷,将剩下的牛肉糖都扫进小袋子里,宝贝地收好。
“安吉拉在首相官邸住了也有十五年,十五年,那时候的首相刚刚上任,”凯撒说,“还不熟悉首相官邸的一切,更不知道安吉拉这个人的存在。”
萝拉剥开一粒牛肉糖,塞到嘴巴里。
她的牙齿很痛。
头发上的蔷薇花像是灌了铁,拉着她的头发往下,坠坠地痛。
安吉拉手指上的温柔味道快要消散了。
“首相第一次见安吉拉,是她为那些饥饿的孩子求情,她写信给首相,希望他能够为可怜的孩子们增加一顿餐食,”凯撒说,“安吉拉的纯真温柔打动了首相,两人因此产生深厚友谊。”
萝拉握住脸颊,她的嘴巴今天很累了,咬肌发酸,不想开口说话,也不是很想继续听凯撒说下去。
可是没有办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囚徒。
“我明白你的顾虑,”凯撒低头,他看着萝拉,“那天晚上,你还隐瞒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萝拉说:“什么都没有。”
凯撒沉默了。
他捏着那粒牛肉糖,放到萝拉面前。
萝拉转过脸,不想看,但凯撒另一只手生生地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清楚。
“好好看看,”凯撒声音沉沉,“你再不出口,没人能帮得了你。”
“别被这么一粒牛肉糖给收买,”凯撒看着拼命挣扎的萝拉,她就像被人捏住嘴巴的蜂鸟,无论如何都摆脱不动,“她不是阿斯蒂族人,又有首相的宠爱,至少能保住『性』命——而你。”
凯撒俯身,他银『色』的头发像是没有生命。
“你只是一个地位低下的阿斯蒂族人,”凯撒低声提醒她,“你犯罪,没有人能帮你,不会有人袒护你,照顾你。”
萝拉看上去像是快要哭了,她的眼睛红彤彤一片,什么都不说。
她努力闭紧嘴巴,什么声音都不发出来,为了忍,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谨慎,闷到肚子中,难受到像是堵住石头。
可是眼泪憋不住,一滴温热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悄然落下,颤颤巍巍地落在凯撒的手上。
凯撒立刻松开手。
他看着萝拉这张因为忍泪而皱巴巴的脸。
奇怪。
即使皱成这个鬼样子也很可爱。
凯撒站直身体,他说:“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希望明天我来的时候,能够得到满意的答案。”
-
萝拉晚上失眠了。
第二天先找到她的并不是凯撒,而是怒气冲冲的尤金妮。
尤金妮原本在h号房间接受弗朗西斯的审讯,但不知道为什么,中途猛然跑出来,反复地重复着两句话。
“你们都被萝拉给骗了!”
“她才是犯人!”
尤金妮的alpha体制在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她愤怒地一拳打倒弗朗西斯带的守卫,踢晕了两个狱警,径直跑到关押萝拉的监牢前,死死地拽着她的手铐,力气大到险些掰断栏杆。
一个处于情绪高|『潮』、彻底爆发的alpha,威力绝对不小于十个持械的beta。
“我要见凯撒上将!”尤金妮徒手将铁栏杆捏到变形,一只手拽着萝拉的手铐,另一只手牢牢地掐着她的脖颈,大声说,“不然,我就掐死她!”
萝拉被她掐的要翻白眼了。
她属于重要的嫌疑犯,弗朗西斯立刻给凯撒打电话,另一边,试图劝说尤金妮冷静:“你先放开她,这个笨蛋是没有罪的,冷静,知道吗?冷静……”
尤金妮不说话,仍旧用力扣住萝拉的咽喉:“快!”
凯撒的抑制剂打到一半就听到这个消息,他站起来,也不在意剩下的那半管『液』体,径直赶往监狱。
萝拉的脖子被掐出来伤痕,她的咽喉很痛,连咽唾『液』都像是在吃针。
弗朗西斯坐在不远处,他手中的拐杖抵着地面,仔细观察着尤金妮的脸。
尤金妮在和萝拉说话,她的声音很低,咬牙切齿,但弗朗西斯能够听清楚。
“……你自己往外面递情报,做这种背叛国家的事情。安吉拉老师心疼你,想要给你背黑锅,”尤金妮说,“不可能,我告诉你,萝拉,不可能。你仗着自己这张脸骗过太多人了,安吉拉老师心肠好,相信了你,但我不会……”
萝拉什么都说不出,她的咽喉被尤金妮死死掐着,因为严重缺氧,挣扎幅度越来越小,嘴唇都呈现出一种灰败的颜『色』。
凯撒在萝拉开始翻白眼的时候赶到,他并没有看被尤金妮扣在怀抱中的萝拉,只问尤金妮:“你想要什么?”
尤金妮冲着他大声吼:“我要吐真剂!!!给萝拉注『射』大剂量的吐真剂!!!我要揭穿她的谎言!!!”
凯撒面容平静:“可以。”
“要现在注『射』,”尤金妮咬牙,“我亲自问问题。”
凯撒什么都没说,他让亚瑟去准备——吐真剂因为造价极度高昂和其特殊『性』,一直有着严的保管手段。
现在,整个联邦帝国中,所储存的吐真剂也不过三支而已。
非特殊情况,绝对不会轻易使用。
即使是审讯中,也需要提前申请。
正常的申请流程至少也要三小时,要等首相签字认可;但这次,凯撒早就预备着今天使用,已经成功申请出一支。
大剂量。
『药』效能够持续半小时。
别说对付omega,即使是为凯撒这样的alpha注『射』,只要一针,也能令他将所有的真心话吐的一干二净。
为了确保萝拉的安全,凯撒亲自为她注『射』——隔着黑『色』手套,凯撒几乎感受不到她的体温。
萝拉已经开始缺氧了。
尤金妮是真的想要掐死她。
凯撒面『色』冷静,他快速地将吐真剂注『射』入萝拉的身体,她的肩膀如此单薄脆弱,就像易碎的玻璃。
尤金妮死死地盯着凯撒的手,确定完全注『射』后,才松了口气。
凯撒没有抬头,他说:“如果你还想活着从这里离开的话,我建议你现在就松开手,让这个笨蛋保持呼吸。”
凯撒声音很冷淡,他欣赏尤金妮有一颗军人的心,才没有动手。
上一个敢这样威胁凯撒的人,早就去天上拥抱仁慈的天父了。
过了大概一分钟,萝拉才缓过来,她剧烈咳嗽着,身体快弓成一个可怜兮兮的小虾米。
我见犹怜。
她的确拥有一张漂亮的皮囊,经常被人怀疑,是不是将智商的那些数字,全都加到相貌上。
尤金妮将瘫软在地上的萝拉扶起来,她环顾四周,毅然开口:“现在,你们可以听到这个间谍的真话了!”
凯撒面『色』冷淡,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萝拉。
吐真剂的效果至少会持续半小时,他并不介意听尤金妮先问她几个问题。
凯撒要问的,也就那么几个。
监狱长和狱警们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弗朗西斯收起笑容,他站起来,手握拐杖。
萝拉咳了一声。
尤金妮手压在她肩膀上,死死盯着她的眼睛,大声问:“说,被关进监狱的前天晚上,你离开禁闭室后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