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第81话今天我家没人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健身教练第81话今天我家没人

健身教练第81话今天我家没人

据说周五是每班族最期待的一, 前季怜星没有这种感觉,反正觉得班班都一样,可她发现最近好像有些不同, 自从江曙走后, 她几乎每一都在盼望着周五的到。

 

此刻办公室里依旧如往, 和从前没两样, 咖啡味、键盘、交谈、电脑屏幕密密麻麻的股票数据, 这是大家的工日常。

 

少有发呆的季怜星此刻盯着电脑屏幕, 竟然有些心不在焉,她目光空洞, 虽然看着电脑, 但心却在手机,如果此刻手机屏幕亮起, 她应该只需要花0.01秒就立马解锁查看。

 

因为江曙说她今回家,应该是在晚。

 

这些, 几乎都是通过手机交流,寥寥几句,不视频不语音,没有见面。刚始只是淡淡的念, 随着时间的流逝, 季怜星发现这份思念变得越越厚。

 

她的确是江曙了,看到她的脸, 或者得到一拥抱, 心里有种被抓抓挠挠的感觉。

 

而这五的时间里,季怜星同样也在思考一问题:该怎样向江曙提出不再继续情人的关系?

 

自从回和李向彦交流过后,那种念头时常敲打着季怜星的脑袋,刚始只是蠢蠢欲动, 到后面已经变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李向彦说得对,如果,她和江曙之间要跨出第一步,那么第一步,就一定是结束情人的关系。

 

嗡嗡——

 

手机震动了一,季怜星一秒拿起手机看消息,是江曙发的,信息内容依旧很简单:

 

【今晚办公室。】

 

短短七字,瞬间让季怜星浑身的血『液』加速流窜,唇角的笑意无意识漾起。

 

啊,她终于回了。

 

看了眼电脑显示的时间,六点十,距离班还剩二十分钟。季怜星放手机,目光回到电脑界面,却发现数据内容真的是一点都看不进去。

 

二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让人相当煎熬。最终季怜星还是起身,准备到卫生间里补口红。

 

晚七点,陆陆续续有人从工位站起,季怜星从卫生间回,拎起座位的包准时走人。

 

路过吕凡,一阵淡淡的清香飘进吕凡鼻腔里,他抬起头看了季怜星一眼,笑道:“怎么今还喷香水了?”

 

她点头朝吕凡笑了一,“试试味道。”之后折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吕凡盯着她纤瘦的背影发呆。味道?记得之前她好像不喷香水的呀?小季最近好像有一点点微妙的变化,莫非是......

 

电梯里只有季怜星一人,反光镜里,她看到自己的样子,一身黑『色』工装显得干净利落,饱满的嘴唇涂着淡『色』口红,嘴唇看起很软。她取掉发圈,中长的黑发披在肩头,又添了几分冷感,她用手稍稍理了一,还算满意。

 

叮。

 

电梯抵达28楼,季怜星走出电梯,发现前台小姐姐并不在,估计这时间已经班了。

 

目光朝走廊看去,一眼延伸到那扇门,要见面了,季怜星心头紧张。她朝江曙办公室走去,鞋子踩在地面发出清脆的音,离那扇门越近,心脏就跳得越快,好像那扇门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拉着她前进,最终停在那扇门前。

 

叩叩。

 

季怜星在门敲了两。

 

“进。”江曙的音传到耳朵里,比洗耳朵还舒服

 

季怜星推门而入,视线落在落地窗的方向,那里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她背对着季怜星,一只手拿着电在说着什么,纤瘦的手腕戴了一块表,季怜星觉得自己细致到好像能看到表的时间。

 

看不够,把关于她身的每细节都纳入眼中,她实在太念江曙了。

 

江曙侧过头,『露』出轮廓分明的侧脸,她有清瘦的巴,冷艳中带着几分英气。

 

她一边说,一边朝季怜星招手,让季怜星到她身边去。

 

“那就这样,李老板,晚再聊。”江曙挂掉电,季怜星刚好走到她面前。

 

江曙把手机放在桌,笑道:“小刺猬,好久不见。”

 

极具魅的音,季怜星听了觉得耳朵又痒又烫。

 

“好久不见。”

 

江曙伸手,把季怜星捞进怀里,“抱一。”

 

季怜星很乖巧,没反抗任凭江曙拥着她,她贴在江曙怀里,听着江曙扑通扑通的心跳,觉得非常心安。

 

江曙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刺猬在怀里,乖巧得让人不住把她『揉』遍。

 

“有香水味诶?”江曙鼻尖抵在季怜星头发嗅了,淡淡的清甜香味,于是在她额头吻了。

 

“嗯。”季怜星心跳有点快,她回搂住江曙,耳朵贴在她锁骨,像极了热恋中的小女友。

 

“不错,喜欢这味道。”江曙在她耳朵捏了,“晚和一起去吃饭好吗?”

 

“商业晚宴吗?”

 

“不是晚宴,就是正常和几位老板吃饭,你助理的身份去,不用说,可听到学到很多东西,可听听那些人都是怎么谈生意的。”

 

“好~”

 

江曙拉滑凳,坐在凳子,轻轻拉了季怜星的手,顺利让季怜星在她腿坐着。

 

她一双手圈着季怜星的腰,又细又软,还很暖和,手的道紧了些,两人贴在一起。

 

“记得你那说你了?”江曙鼻尖抵在季怜星的侧脸,轻轻蹭了几。

 

“哪?”季怜星昂起头,觉得脖子痒痒的,有股热气在肌肤爬,一双手不自觉攀江曙的脖子,“记不得了。”

 

“第一,还有昨,大前,一共三次。”江曙鼻尖向,滑过季怜星光洁的肌肤,淡淡的无花果分子钻进鼻腔里,“你说了三次,三次你都不记得了吗?”

 

“唔,不记得了。”季怜星脸颊溢出淡淡的粉『色』,“你要干嘛?”

 

“不干嘛啊~”江曙音里带着笑,“能干嘛?”

 

她发现季怜星可爱极了,咬口不承认却抵不过脸颊绯红,其实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江曙能看得出现在她非常害羞。

 

“不知道说什么了。”季怜星低头,目光撞江曙的,两人眼神交织在一起,透着几分暗藏的表意。

 

“了就是了,说出,乖。”

 

“没。”

 

“哦~”

 

江曙攫起季怜星的巴,让她靠近自己,距离拉近时气息交融,嗅到她的香,季怜星晃了心神,在江曙更进一步时已经动闭了眼睛。

 

软软的贴贴,女孩子的唇是比果冻还软的东西,江曙觉得自己咬了一口棉花糖,带着甜味,不住再咬一口,又好像在吃果冻,她的唇介于棉花糖和果冻之间,不管怎样都是甜的。

 

淡『色』口红和深烈鲜红混合在一起,变了全的颜『色』,或许是火焰的『色』彩,一点点燃烧,烧到心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沸腾。

 

季怜星羞怯地伸出舌,舌尖不小心和江曙的舌碰在一起。

 

“唔——”季怜星心尖跳了。

 

“嘘——”江曙捏她耳朵,让她别出。

 

『色』渐晚,窗外的大楼里灯光闪烁,季怜星噙满光泽的眼里也闪着星星。江曙发觉自己心跳也很快,不同往常,好像简单的一吻已经注入血『液』里,她喜欢和季怜星有这样的接触,发自初心,甘愿陷落美好。

 

一吻持续了好几分钟,最终难分难舍,江曙小喘着气,瞳仁里映『射』出季怜星的模样,小刺猬的羞赧已经化为粉『色』溢出脸颊。

 

两人都没说,季怜星挪眼,巴搁在江曙的肩头,透过视线看到柜台放的咖啡机,旁边还有一小盒宝石花,淡紫『色』的花瓣,片片饱满,连植物都那么有活。

 

“江总。”

 

“嗯?”

 

能不能不当你情人了?

 

季怜星说这句,但到嘴边还是硬生生被咽了去,该如何说出口?真的需要勇气。

 

她发现自己是喜欢江曙的,即使江曙曾经有过很多情人,即使在那晚听到“工具人”这三字的时候很伤心,但在江曙的一番合理解释,还是决定放从前只看未。

 

季怜星也明,江曙并不是一完美的人,她有时虚伪有时自私有时轻佻,但有时她也诚恳也贴心也善良。

 

该如何去定义爱情这种东西?是选择幻中的完美,还是选择那人原本的模样?

 

这些日子里,季怜星一直都在前者与后者中徘徊,最后由心而定,选择后者。

 

她年轻,有一腔热血,即使这热血从前无数次被她的自卑掐灭,但现在还是决定跨出第一步,压在喉咙里的那句破口而出:

 

“江总,不当你的情人了。”

 

江曙的喘息停滞两秒,“为什么?不是还有一月吗?”

 

“可是不当你的情人了。”

 

“和一起不心吗?”

 

“不是,和你一起很心,但总觉得这种心是假的。”季怜星搂着江曙,动靠近她,好像要用这动表示自己并不讨厌她,紧接着,目光对江曙的眼睛,表情无比平静,“所不当你的情人了,你可考虑一吗?”

 

“假的?”江曙表情困『惑』,“心怎么是假的呢?心了就是心了,没见过这世还有假的心,只有心和不心。”

 

“因为——”季怜星深吸一口气,目光始终没挪,江曙那不见底的眸子审判着她,让她感到害怕,但还是坚持说出口:“因为短暂啊。这种感觉让起了磕l粉的季斯宇,他的心是有时限的,们要和他一样吗?磕一,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