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

靠体力和身体素质艾利斯要凉,阿斯塔光脑核心确实是完全复制他们的能力,而进去之后,还是三人一组。

在森林之中要轻松许多,场地广,积分牌难找,去楼里战况激烈,积分牌或许容易找,克劳想去的是大楼,但一进入场地,科里就是冲着大楼去的,甚至在进去之前还冲他们挑衅地开口:“不来就是孙子,我一辈子看不起你们。”

“哇,他好幼稚啊。”克劳吐槽道,“我们还是先去找积分牌吧,不管怎么说,总得开几枪录入一下我们的数据吧。”

“克劳你应该能拿高分吧,还要带着我们这两个拖油瓶。”迪亚发现克劳寸步不离,有些不太好试探艾利斯,今天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对艾利斯实在是太过好奇了,非常想要知道那股诡异的精神力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不然你先走我们随后就来?”

克劳拒绝:“呵,拖油瓶只有你一人,艾利斯,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来吧。”

之前的?迪亚奇怪的看向克劳和艾利斯,就见艾利斯身后展开蝶翼,艾利斯父母是银月蝶返祖和帝皇蝎返祖,据说帝皇蝎基因少的可怜,一直是银月蝶压制。

如今看着那在空中晶莹剔透的蝶翼,他一时间难以移开视线。

但很快他就发现艾利斯的身影逐渐模糊了。

“伪装?”迪亚看向克劳。

克劳点头:“银月蝶动态伪装一流,太阳光下或许还有可能暴露,可若是在夜晚有月光的情况之下,根本不可能被人察觉。”

那他现在?迪亚看着空中,努力分辨周围景象,但艾利斯真的消失了……

一般虫的伪装必须得静止还得找掩体,但他却能进行动态伪装,之前实战也没见他用……不过,抛开别的不谈,这也是侦察兵的好苗子吧?

不过他怎么觉得有种诡异的熟悉感?迪亚摇了摇头。

克劳已经开始架枪了,他抽出了光脑配制耳机,带到了耳骨上,很快虚拟单片镜出现在他左眼。

“别愣着,艾利斯要报位置了。”克劳提醒。

迪亚懂了,和他一样戴上了耳机,艾利斯果然向两人报了坐标,而克劳穿梭在森林中,基本上一枪一个准,不管是地上走的还是天上飞的,都逃不开他的枪。

迪亚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特意打歪了几枪,这才打下了一个积分牌,到了森林自然是他的主场,这种简单的事情对他来说当然不算问题,他也不清楚艾利斯飞哪里去了,但是三人合作确实拿到了不少的积分牌,直到引来了其他的虫。

森林里的积分牌也就那么点,会撞上是正常的,但因为是十组十组进来,这次他们碰到的是两个人,克劳都不需要迪亚帮忙,就清掉了两个虫的血条,把他们的积分牌接手了,他是均匀的分成了三份,递了一份给迪亚。

迪亚有些好笑,“克劳同学,你不是讨厌我吗?”

克劳冷哼了一声,“一码归一码,艾利斯既然接纳了你,我也不会不管你,不过,你要是再坑爹,看我不打断你这龟孙的腿。”

艾利斯悄然落地,克劳将属于他的那份递给了他。

“空中和树顶都已经清空了,要去大楼吗?”艾利斯看向两人。

“积分牌还不够,你们两都要及,数据也录进去了,那我们还是去吧?”迪亚道,虽然科里那货摆明了设的套引他们去呢,开局之前这么挑衅就是想让他们去,可是,森林的积分牌明显丢了一部分。

艾利斯知道他这只雄虫不一样,他不是那种躺在金丝笼里脆弱的雄虫,克劳一直喜欢战斗,他也很喜欢射击课,或许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两个也要及,而是他本身也是想要和科里他们一较高下,就这么离开的话,应该不会甘心。

“去吧。”艾利斯突然开口。

两人都看向了他,迪亚这下是真来了兴趣了,“行,去吧,学分要是不够,毕业证拿不到可怎么办。”

此刻,在外面观看他们行动的虫也激动了起来。

“哇,艾利斯他们要去了!”

“不是吧,能打的就克劳一人,其他两个跟着去,不是送菜吗?”

“牛批,我服了他们了。”

那边科里放下了望远镜:“来了,按计划行事。”

开局他们就占领了大楼并且还把另外一个落单的招募了进来,科里虽说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们两只讨厌的虫都杀了,但完全可以让他们出丑。

这也是他前几天才想出来的损招,这下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学校待下去,科里挥了挥手,其他虫当即离开。

而这边,进入到大楼的三人小心翼翼的查看四周情况,正确经络的发现积分牌几乎是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在他们唾手可得的地方。

“不是吧?钓鱼呢?”克劳吐槽了一句,查看了积分牌四周,发现并没有机关。

而迪亚也仔细查看了积分牌的情况,上面也没有什么东西。

“捡吗?”迪亚看向两人,“应该没事。”

艾利斯觉得有问题,但上面也没有什么药剂之类的气息,更何况这一次的课程根本就没有药材可以做药剂。“戴手套拿。”

迪亚点了点头,捡起了积分牌,“五十积分,这面值那么大,真送我们?”

“再看看?”克劳走在最前面,艾利斯和迪亚两人跟上了他的脚步,周围静悄悄的,没有看到埋伏他们的人。

实际上正在观看他们行动的众虫,也一脸迷惑地看着科里,他带着四个人就在最高层干等着他们上去,看起来悠闲地很。

第一层积分牌都捡完了艾利斯三人也没见着人。

迪亚拿着积分牌疑惑的开口:“他们那么大方?”

克劳开口:“不管了,上去吧。”

“克劳,你声音怎么哑了?”迪亚一边推开满是灰尘的大门,一边开口。

克劳扯了扯领:“不知道,有点热,迪亚你不热?”

迪亚一脸迷惑:“不热,艾利斯呢?”

艾利斯摇了摇头:“不热。”

“我喝点水。”克劳灌了自己半瓶水。

第二层也很快清干净了,克劳兴奋的开口:“我们这次该不会是要第一吧,我觉得还是不要上去了,有这些积分牌还上去干什么?我们直接蹲到倒计时结束,反正那么久了,他们都不下来。”

他这次的声音更干了,艾利斯觉得不对劲,一把拽住克劳:“你真没事?”

克劳已经脱了外套了,他挠了挠后脑勺:“真没事……”

然而第三层才上去,他就腿一软,直接露出了自己的尾钩,那是一条尖端酷似闪电的尾钩,克劳本人也懵了,看向两人。

雄虫的信息素突然塞满了整个空间,艾利斯脸上难看:“你生理期到了?”

“我……我没到啊,我没到!”克劳也慌了,“这咋办啊?我没带药,怎么回事!”

迪亚被雄虫信息素砸一脸,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他受不了了,这个啥味啊?迪亚脸色不对,艾利斯看向了他:“你也中招了?”

迪亚听到他那清冽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啊,我没事,他这样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吧?联系教官他们……”

迪亚这边打开了光脑,那边克劳将积分牌全塞艾利斯手里:“我拿着也没用了,简直离谱,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我退了,你们要不苟到时间结束?”

艾利斯摇头,“一起吧。”

“稍等,这信号怎么回事?”迪亚皱眉,“光脑没反应。”

确实不对,艾利斯连忙打开自己的光脑,提示这边信号微弱就连退出模拟环境都不行。

而此刻,楼上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他们来了?”克劳是彻底的爬都爬不起来了,他全身发烫,难受的狠,艾利斯和迪亚几乎是拖着他走的。

三人连忙离开原地,“去信号好的地方。”

进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看光脑,以至于如今才发现第二层竟然也没有太多信号,然而第二层通向第一层的电梯竟然被破坏了。

“飞出去吧。”艾利斯当机立断一把拽住克劳,然而他下一秒也脱力了,沸腾的血液几乎瞬间就烧了起来。

迪亚一脸崩溃:“艾利斯?不是吧?你……你也这样?”

艾利斯抿了抿唇,莫名想起了白得的午餐,他拿出那些积分牌,可是……他们是戴手套拿的,没有直接接触,为什么还会被?

克劳慌了:“怎么了?艾利斯?”

“上面有我们不能分辨的东西……类似,雌虫的高浓度信息素。”艾利斯开口。

雌虫高浓度信息素?这两人平日里都洁身自好,自然没碰过雌虫的信息素不知道什么气味,迪亚本人装雄那么多年也没怎么记得雌信息素的作用,可现在这俩人都这样了,自己却没半点反应……

迪亚也不能确定是不是雌虫信息素导致他们这样,他默默开口,“那个,我没感觉到,可能是基因太低了?不然,我带你们走?!”

他伸手去扶艾利斯,结果被他反手打开,迪亚愣住了,看向艾利斯。

而艾利斯此刻额上是汗水,饱满的唇上红的可怕,努力的压抑着自己,脖子上也已经出现了瑰丽的虫纹,迪亚只觉得一股电流冲上了脑海,心脏也猛跳了两下,“艾……艾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