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里橘气床上肉》搞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是什么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虽然想过这种结果,可阮望初还是心凉了半截,他语无伦次道:“我不是,我没有……”

  戚生从背后抱住颤抖的少年,道:“刚才是我想让师傅检查下门铃问题,谁知道正好就碰上了呢?”

  那两个年轻人也不知道是信还是没信,慌乱地打开门跑了。

  阮望初艰难地冷静道:“戚生,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我们应该马上囤货。”
  男人摸了摸少年的头,宽慰道:“宁宁,没有那么严重的,他只是生病了。”

  阮望初抬头,眼眸颤动道:“我刚才看见他胳膊上有个咬痕,之后他就咬人了。这样你也不信?”

  男人看着少年难过的模样,慌了神道:“宁宁,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你突然告诉我世界末日要来了,我有点不能适应。”

  是的,这是很正常的解释,可他为什么会感觉难受呢?

  如果……如果希尔还在,他应该会相信他的吧。

  戚生担忧地看着少年道:“宁宁,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一起在网上挑选。”

  阮望初深吸口气,将情绪压进心底,他道:“嗯。”

  戚生道:“宁宁想吃什么?”
  “我啊……”阮望初有些茫然,随后他道:“吃面吧。”

  戚生做好面出来,正看见少年躺在沙发上,身体蜷缩成一团,手里紧紧抱着靠

  印象里这是缺乏安全感的睡姿,戚生皱着眉,来到沙发面前,轻声唤道:“宁宁,起来了。”

  少年并没有睁开眼睛,无奈之下,戚生只好凑近一步,再次唤道:“宁宁,吃饭了。”

  这一次少年有所动静,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神情从迷蒙到清醒,戚生心里就像有朵花绽放般,盛开的全是爱意。

  他温柔道:“宁宁,面做好了,快吃吧。”

  阮望初一声不吭,卷起面塞进嘴里,可刚吃一口,就顿住了。
  熟悉的味道……

  阮望初仰起头:“戚生,这面是你做的吗?”

  戚生看着少年眼神隐隐透露的期盼,笑道:“所有的面不都是这个味道吗?”

  阮望初恢复了平静,果然,只是巧合而已……
  戚生是另一个世界的男主,怎么可能是希尔。

  阮望初珍惜地将面吃完,然后进入浴室洗澡。
  滚烫的水流冲打在脊背,阮望初看向镜子,不出意外的,里面的人和他原本的样貌非常相似,只是更成熟了一点。

  他突然有些好奇:【小九,你还没有跟我讲过原身。我代替了他们,葛黛瓦和宴清宁去哪儿了?】

  小九支支吾吾:【这个跟宿主的任务没什么关系吧。】

  阮望初将手放在镜子上,看着泛起的白雾道:【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葛黛瓦是西化后的我,宴清宁是几年后的我,我做任务的男主都恰好有一个跟我长的很像的恋人?】

  小九辩解道:【是为了方便宿主代入,更好完成任务才更改样貌的。】

  阮望初道:【既然是为任务考虑,那为什么名字不改?剧情线不给全?末世还不够危险吗,也没有灵泉之类的金手指。】

  小九招架不住了,求饶道:【宿主您别为难我了,我的程序设定了不能说的。】

  小九的态度已经透露出很多了,阮望初决定见好就收。
  经此一遭,可以确定原身的身份存在猫腻,具体是哪里有问题,现在也急不来,只能等之后的世界看了。

  阮望初洗完澡换好服,发现戚生已经等了很久了。

  阮望初拿了个本子道:“我们现在开始吧。”
  戚生闻言,点了点头。

  涉及正事,戚生很快进入了状态,虽然对于恋人的话还存疑,但是他也不遗余力地考量着。

  首先考虑最坏的情况,也是最真实的情况:他们没有异能,传染的病毒凶猛,科研院需要花很长时间研发疫苗。
  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们并不能一味地囤积物资。食物和水当然重要,但他们没有空间,也无法保证这个地方一直安全(如果要前往其他地方,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储存短期的物资就够了。

  戚生打开手机,开始浏览新闻,情况比他想的坏。
  他发现清水市是全国异常现象最多的地方,他还发现异象在各国都出现,除M国外,高发地无一例外是沿海城市。这种病毒很可能是通过贸易运输传染境内的。
  既然如此,若无法限制传播,清水市很快就会沦陷,至多一周,他们就需要迁移地方。

  一周,足够科研院研究出病毒传播方式,也足够政府反应,组织军队进行救援,还足够安全基地的成立。

  戚生打开昨天的大型超市配送界面,选购了四箱方便面,十箱矿泉水,十公斤的米,四公斤的土豆,各种罐头食品以及脱水蔬菜。
  成年男子每天摄入两升水,每箱矿泉水二十四瓶,一瓶0.5升,完全是足够的。土豆每天吃一个,四公斤也远远多于。而十公斤的米也够两个男人吃两周多了。

  戚生还添加了新鲜蔬菜还有肉类。一周,吃这些完全来得及。想到阮望初,戚生又添了些小零食进去。

  主要的部分解决了,戚生开始思考末世急缺的东西。第一,应急药物和医疗用品:创口贴、双氧水、体温计、消毒酒精和退烧药、抗菌药等等当然是越多越好,但大量采购需要时间。戚生订的少数明天到,更多的是三天后到。

  第二,营养补剂:维生素、钙片、鱼油、蛋白.粉。它们价不贵,但发挥的作用却是难以替代的。顺利的是,这些都能在超市买到。

  第三,保质期长的盐、糖、醋、酱油和香料。盐能消炎杀菌,也能腌制食品,还是体力消耗大时的必要品。戚生眼里闪过暗芒,如果那时缺少物资,就把盐作为交换物,没人能拒绝盐。

  为了利于出行和安全,他们还需要一辆牢固的车和锋利的刀具。车与刀,他可以想办法搞到,不过宁宁……看了眼在旁边的少年,戚生有些担心:他真的不会被刀伤到吗?还是再想个办法吧……

  再把地图和宁宁的药准备好了,在病毒爆发初期囤积的物资就已足够了。

  阮望初看着戚生没有遗漏的采购单,暗叹让男主来准备的决定无比正确。他思路这么缜密,怪不得剧情线中能带着一波人走那么远。

  戚生捕捉到阮望初的神色,眉眼弯弯地邀功道:“宁宁,我厉害吧。”

  阮望初张了张嘴想说厉害,又想起戚生才惹他伤心,便嘟着嘴道:“还行吧。”

  戚生看着少年的扭捏情态,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萌化了。他没住掐了掐脸,道:“宁宁好可爱,怎么看怎么喜欢。”

  阮望初震惊地瞪大了猫眼,这,这男主怎么这么不害臊!
  这种话……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吗!

  戚生看着少年脸上醉人的红晕,调笑道:“宁宁这么容易害羞,到时候末世没东西吃,就指望宁宁了。”

  阮望初疑惑道:“为什么?”
  戚生笑的灿烂:“因为宁宁害羞的时候是红苹果呀。”

  猝不及防被土味情话糊了一脸,阮望初严令禁止道:“你别说了!你不准说话!”
  少年的声线甜中带软,即使是发脾气,也好听的不行,诱得戚生更进一步。

  戚生看着少年恨不得挠人的模样,想入非非:“饿了的话就啃一口,渴了的话就嘬一下。苹果不熟还可以再舔舔。”

  阮望初全身都泛起粉红,这……也太过分了!
  污言秽语,孰不可

  他拿起抱枕就朝戚生砸去,却没想到戚生敏捷的不行,一接一个准,而在接的过程中,戚生离阮望初越来越近。

  最后一个抱枕丢过去,稳稳砸中了戚生的胸膛,而与此同时,戚生抱住了他心心念念的珍宝。

  戚生像展示战利品般抱起少年转圈,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道:“宁宁,我好喜欢你。”

  “就算世界末日来了,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阮望初被转得头晕眼花,心律不齐,可听到这句话还是立刻清醒过来。
  他拍了拍戚生的胳膊让他放下,红着脸道:“我们先按采购单上的下单吧,晚了我怕来不及。”

  戚生闻言热情不减,专心地采购物资,阮望初看着他认真做事的姿态,竟有了种男主傻乎乎的错觉。

  从一开始的称呼错误到没有及时吃醋,再到躲避亲密举动,阮望初自问是破绽百出,但男主好像一点都没察觉,现在还开心的不行 。

  想到后来男主被骗的彻彻底底,阮望初越发坚定心中的猜测:这不是傻,还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