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神医林昊漫画》中华神医林昊和谁在一起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中华神医林昊漫画》中华神医林昊和谁在一起

  被赵淮归握住的腰间还残留着他或冰凉,或灼热的温度,身上的玫瑰香也一并被佛香侵占了,变得不再纯粹。《中华神医林昊漫画》中华神医林昊和谁在一起

  她抬手就能闻到腕间的冷香,属于赵淮归的冷香。
  季辞恼恨地甩了甩手,觉得烦。

  她把手杵在眼前,五指张开,认真地打量起自己的手。
  纤细的长指,匀称有度,白透的皮肤,看上去又软又粉。指甲涂着蜜桃橘色的指甲油,里面镶嵌着一些晶晶亮亮的碎钻亦或星星。

  这明明就是一双绝对好看的手,怎么就被他侮辱成爪子了?
  他吃过这么好看的爪子?

  又看了眼自己的脚,露趾黑色系带凉鞋里装着一双精巧漂亮的脚,美的足弓,骨感的脚踝,像雕刻出来的玉。
  可他说这是蹄子。

  季辞自顾自冷笑起来,为了引起她的注意,赵淮归也是挺下功夫的。

  很好。
  男人,你成功挑起了我的兴趣。

  又在甲板上吹了会海风,季辞从晚宴包里拿出手机,准备问问季盛澜在做什么。在宴会厅里,季辞的手机被调至静音状态,拿出来后,屏幕上一连串的消息滚过。

  五六个未接来电,好几条微信消息。

  十五分钟之前的消息。
  季败家:辞辞,接电话啊!真的是重要的事!
  季败家:辞辞,既然你不在,只能爸自己做主了。
  季败家:女儿你放心,这绝对是笔好生意。两个亿呢!

  什么两个亿?

  季辞盯着屏幕,没看懂,几秒后心里逐渐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起身往回走,一边拨通季盛澜的电话。

  -

  邮轮的赌场设在三层,对所有游客开放,场子大而宽阔,赌场外是一条奢侈品免税店,充斥着纸醉金迷的浮华。
  流水的钱淌过手,不过是漫长夜色中的趣乐。

  季辞中途回了房间一趟拿护照,门口的保镖审查了护照,又过了安检,这才放她进去。
  进去后顿时就有些晕头转向,一楼是公共区域,散客玩儿的地方,东西很齐全。

  仿佛进入了一座光怪陆离的世界。
  这是季辞第一次进所谓的赌场。

  季盛澜的电话从五分钟之前就打不通了,季辞围着一楼大厅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人。
  焦急,情绪逐渐燥乱。

  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来回几次深吸气,试图平复情绪。
  两个亿。对,金额这么大,肯定不是在一楼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至少也该在什么贵宾区?或者vip包房?
  理清思绪后,季辞去找电梯,进电梯后发现只能上到第二层,第三层需要刷卡。

  到了第二层,赌厅明显安静不少。中间是一个环形吧台,有侍应生在调酒,做小吃。

  “你好,请问这里有贵宾厅吗?嗯.....或者vip包房?就只对少部分客人开放的那种。”季辞走上前,随便拦了个服务生。

  那服务生上下打量了圈季辞,见她穿的倒是昂贵,说的却是外行话。二楼的服务生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从客人的字里行间,着打扮就能大概判断出这位客人是玩家还是游客。

  季辞理所当然得到了毫无意义的回答,正当她一筹莫展时,一位男人拦住了她。
  男人一直坐在某个不显眼的角落,一身黑,并不起眼。

  “季小姐。”男人对着季辞微微颌首。
  语气很确定,没有丝毫疑问。

  季辞愣了下,随即恢复平静。面前的男人长相并不凶,甚至称得上文气,可左眼下的那道伤疤让他看上去并不斯文。

  “你认识我?”季辞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
  男人:“季小姐要去哪?我可以带您去。”
  季辞无声笑了下,“你知道我要去哪?”
  男人微笑道:“自然是您想去的地方。”

  季辞表情未变,眼珠子转了一圈,注意到了男人耳中带着微型通讯器。她抿唇,随后淡淡开口:“那麻烦您带路。”

  季辞就这样跟着黑衣男人上了三楼,她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或者不如说这男人是谁派来的,她也不知道这男人要带她去哪。总之,就是什么也没问的跟着他走了。

  又过了一道更为严的安检,季辞的包,手机,甚至是头上的发箍都取下来交给安保过目。
  随后,黑衣男人带她来到了一个包厢门前。

  门内,大抵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半人高的长条形楠木几案,上面摆放着一只繁复精致的黄金鸟笼。
  绕过类似影壁的墙,才到了正厅,厅内格局简约而宽阔,左侧摆着三张赌桌。

  这里是私人赌厅。
  厅内的客人并不多,都是需要主人的邀请才能来的,穿制服的服务人员甚至比客人还多。

  “那季总,我们就合作愉快了?”
  “诶诶,好!黎公子客气!合作愉快!”

  季盛澜一手拿着合同,一手伸出握住面前年轻男人的手,满脸笑容。
  清水湖的地卖了两个亿,虽然不见得是赚了多少,但目前公司财政状况危机,有了这两个亿的资金,总算能缓上不少。

  一旁陪坐的人见合同也签了,生意也谈成了,自然跟着喜气洋洋。服务生把醒好的年份红酒端来。

  黎栎舟拿了一杯红酒递给季盛澜,“季总,一零年的罗曼尼康帝,前醒八个小时酒窖醒好了空运来的,您尝尝。”

  季盛澜眼睛一亮,接过酒后深深嗅了口香气,独有的百花和浆果香气完美的散发了出来。
  “好酒!黎公子太客气了!”

  他不知道今天走了什么运,来了赌场后,竟然被邀请进了私人赌厅,赌了一局稳赚不赔的德州。黎三公子开了金口,他若是赢,两个亿现金拿走,若是输,依旧是两个亿,不过是谈笔生意而已

  现在生意谈成了,为季家拿了两个亿的流动资金,又喝到了年份罗曼尼康帝。
  这趟邮轮游真是幸福。

  季盛澜正打算好好坐下来品酒,可惜一口酒刚送到嘴里,还没尝出香味,就被一声怒呵吓得直接吞了下去。

  “季盛澜!”

  季辞看到季盛澜正好好的坐在那笑容满面的品酒后,一颗悬着的心陡然放松了下来,还好还好,人没事。
  可下一秒,她的心又被细绳吊了起来。

  季盛澜猛地转过头去,只见自己女儿正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冰冷地盯着他。

  “辞辞啊,舞会结束了?正好!快来快来,我跟你介绍下黎公子。”季盛澜搁下酒杯,走两步到了季辞身边。

  黎栎舟看到季辞后,眼神陡然一变。
  她竟然是季辞?那个卡片小姐姐?怎么就突然成了同一个人

  黎栎舟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背脊莫名其妙刮过一阵凉飕飕的风。
  二哥到底搞什么名堂?

  “你是季辞?”黎栎舟眼神复杂,还是问了一嘴。

  季辞淡淡扫过黎栎舟,这人有些眼熟。
  她没有接话,只是问季盛澜,“两个亿怎么回事?”

  季盛澜压低声音,献宝似的说:“怎么回事,不就是清水湖那块地,我卖了两个亿!那地早该卖了,抓在手上一分钱都生不出,每年的维护费还要一大笔......”

  季盛澜后面说了什么,季辞一个字都没听见,脑袋一片空白,仿佛有无数小飞虫在转,翅膀震动,嗡嗡作响。

  清水湖的地,卖了两个亿.....

  她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卖给谁了?”
  “黎家啊!黎氏集团呢!”
  “........”

  黎家之前出四个亿,她住了,没卖。她想过,若是真的走投无路,她就拿这块地去和黎家谈,至少是保底四个亿的价格,再让他们加一点也并非不可能。

  如今连一半都不到,就卖了。
  季辞看着合同上明晃晃的季盛澜三个大字,以及刺目的鲜红手印,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

  季盛澜自从放权之后,基本出于赋闲状态,公司一切事务全权交有季辞做主。季辞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并不多说工作上的事,问也只是说再等等,一切都会好的。现下,她骂也不是,不骂又心堵。
  忽然,季辞盖上了合同,径直朝坐在上首的黎栎舟走去。

  “黎公子,您好。我爸现在不管事了,清水湖那块地他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不如您和我谈?”季辞的声音依旧很甜,听不出生气,也听不出丝毫愤怒。

  黎栎舟呷了口酒,“清水湖那块地不是都谈完了吗,季总虽然退居二线,但论起决断来,晚辈也是佩服。季小姐既然来了不如好好玩玩--”
  他转头吩咐服务生,“拿五百万的筹码给季小姐。”

  立刻有服务员端来一盒筹码递给季辞。

  季辞冷冰冰看着那些精美的筹码,语气强硬了几分,“黎公子,我的意思是,我不同意的话这合同不作数!”

  黎栎舟一哽,顿时觉得面前的女孩和那天在试衣间的女孩是两个人。

  “那....季小姐是全季盛世的法人代表吗?”

  季辞愣然,突然明白了什么。她此刻才算反应了过来,沈家邀请季盛澜参加这场邮轮之旅的目的。
  从一开始,就是个局,他们为了清水湖那块地,做了这个局。

  若非黎栎舟盯上了这块地,他们季家怕是还不够格拿到沈家的邀请函吧。做一个局,把季盛澜引过去,再给出一场无法拒绝的,看似不会输的赌局。
  如今她只是空有总经理的名头,临时空降的,手续都还未办齐,公司法人代表依旧是季盛澜,所以这份合同是有效的。

  她身子晃了下,险些没站稳,只能用手撑住桌角缓了缓。
  季辞深吸气,“你这是诈骗。一群骗子!”

  亏了整整两个亿!
  季辞的心已经无法用滴血来形容了。

  黎栎舟眼神闪烁,不敢和季辞对视,由着她把合同哗啦一下砸在了身上,他从小到大还没这么心虚过。
  心里骂骂咧咧,只能把账都算在赵淮归头上。虽说兵不厌诈,虽说无毒不丈夫,可这么馊的主意,他还真想不出来。

  季盛澜则从像做错事的孩子,手足无措地站在边上,他是真不知道黎家之前出到过四个亿的价格啊!

  就在季辞气到发抖之际,四周突然静了,本来还在看热闹的人都纷纷转了视线。
  她耳畔响起此起彼伏的打招呼的声音,是一叠声唤沈三公子的。

  是沈常西来了?
  季辞的目光这才从黎栎舟身上移开,正准备回头去看时,耳畔又响起了一连串唤赵老板的招呼声。

  赵老板?
  季辞愣住,怔在原地。

  蓦地,她像是联想到了什么,小腿力气发软,骤然晃了下,脸色透出发灰的白。
  她回过头,对上一双深邃迷人,却又冷漠至极的眼睛。
  那双眼睛没有任何回避,径直看着她。

  男人还穿着在舞会上和她跳舞的那身衣服,静静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切都沦为他的陪衬。

  人是清隽冷傲的。
  玉骨金相。

  黎栎舟见赵淮归终于来了,丧着脸朝他走去,抱怨道:“二哥!你怎么才来?”

  赵淮归淡淡别过脸,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被迫终止。

  季辞这才想起,这位黎家三公子是哪里眼熟。
  那日在商场试衣间遇见赵淮归,一旁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他的朋友,这黎栎舟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赵淮归,黎栎舟,还有沈常西三人熟稔的模样,季辞不禁想,赵淮归在这场局里是什么?

  他知情吗?
  还是,他就是那个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