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学霸1v1双处h》甜宠肉H男男

  • A+
所属分类:科幻魔法

见自家总裁又在走神了,宋峻拿着文件很识趣的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双学霸1v1双处h》甜宠肉H男男

“他还没走吗?”

知道卫琛问的这个“他”是谁,宋峻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身影,如实道:“没有。”

景深已经连续来了三天了。

从早到晚,站在公司门口等着,为了见卫琛。

宋峻观察着卫琛的神色,试探着开口问他:“需要我将他叫上来吗?”

“不用。”

卫琛翻阅着手中的文件,道出了这两个字。

见卫琛冷漠的模样,宋峻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想到刚才见到的景深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唏嘘。

也不知道那天卫琛对景深说什么了,他出去时看到的只有卫琛离去的背影和景深那双水润的眼,当时景深的表情他到现在都记得。

这几天景深都会来公司,宋峻上下班时常能看到他,就站在公司门口不远处,眼巴巴的望着,那脸色是一日比一日苍白憔悴,人也清瘦了不少,在那冷风里站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吹倒一样。

他看着不太忍心,作为一个Alpha,他自然知道Omega的身体到底有多娇弱,更何况这个Omega前不久还出过车祸,他能看到,景深身上的伤还没好,脸上的擦伤还结着痂,衬着那张惨白的脸,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他也试着让景深回去休息,但对方却格外固执,怎么也不肯离开,他也试着让他到大厅休息区去等,但景深却拒绝了他。

“宋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那天景深拉了卫琛的手并且没有被卫琛拒绝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公司,景深现在可以说是卫氏集团的一个红人,每个路过的人都忍不住会看上两眼,都想看看高冷禁欲的总裁传闻中的绯闻男友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些人的眼神有惊艳有鄙夷,也有妒忌。

卫琛对公司的年轻男女来说是最理想的梦中情人,无论是身份地位亦或者样貌身材卫琛都属于顶尖,无数人做梦都想跟他搭上关系,奈何他们总裁高高在上一副不染俗欲的模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根本没有人能靠近他,更别说跟他搭上关系了。

更何况卫琛身边还有那个狠角色,有她在,她们就更没有机会了。

也亏的那个人这几天出国工作去了,否则她们几乎都能想象那个男生会有什么下场了。

景深一连来了三天,而这三天卫琛从没有出现在他眼前过,于是公司内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便越发怪异了。

本以为他跟卫琛真的有关系,如今看来,可能跟之前那些追求者也没什么两样,他们的总裁根本就不在乎他,否则怎么可能让人站在外面等了他三天?

即便有些爱慕卫琛的人看景深不顺眼,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他,她们还等着看好戏呢,等那个疯女人回来了,这个人自然就会消失在卫琛眼前了。

景深这几天一直都会准时出现在卫氏集团的门口,每天来的最早走的最晚,比保安还准时。

即便有人告诉过他这样等不到卫琛,他也仍旧固执的站在那里。

景深一连来了有一个多星期了,就连休息日也没有缺席,那些人起初还鄙夷他,后来就变得有些同情了。

A市的十二月有多冷她们可是深深的体会过的,平时连上下班路上的这段时间她们都被冻得手脚冰凉,更何况景深全程都站在室外,可见他有多大的毅力了。

连保安都有些看不下去多次让他进入室内,他却固执的不愿进去。

他这样或许就是为了让总裁心疼吧,可惜对于一个不爱你的人来说,就算你为了他遍体鳞伤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那些对卫琛有些妄想的人几乎都有些幸灾乐祸,就算之前卫琛跟他有些关系,现在也腻了一脚踢开了,是这个人不死心,一直纠缠罢了。

卫琛根本就不在乎他。

但有这种想法的她们在那天下午就被狠狠打脸了。

景深发/情了。

浓郁的冷梅香气扩散而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整个卫氏一楼充斥,有几个一楼的Alpha在这股强烈浓郁的信息素中被诱得发狂,几乎失去了理智。

还是数个不受Omega信息素影响的男性Beta合力才将他们按住。

那些人顿时一惊,到处找信息素的源头。

有个Omega发/情了,而且还是等级最高的极优Omega,这种等级的Omega的信息素,就连一向对Alpha和Omega信息素不敏感的Beta都闻到了,甚至克制不住的涌出了欲/念。

有人捂着鼻子惊叫,“是哪个Omega发/情了!!”

信息素的味道太过浓郁,并且源源不断没有被制止,很快卫氏集团低楼层的Alpha都受到了影响,一下子几乎整个公司都有些乱了。

很快有人知道信息素的源头,惊讶道:“是那个人!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Omega!”

景深的发/情期来的太过突然,连他自己都震惊异常,他知道自己发/情期将近,随身携带了两支抑制剂,在察觉到自己发/情期到来时他便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可即便两支都注射了,他的发/情期也没有得到有效缓解。

直到他的信息素引起了很多人注意,有Beta前来要将他带离这里,但发情期的Omega是极没有安全感的,景深本能的缩到了一处角落,他拒绝着所有人的靠近,近乎声嘶力竭。

Omega浑身都在发抖,眼眶通红不停流泪,在有人靠近他时厉声尖叫,大声呼喊着“陆骁”,那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对,有人打了医院电话,怕他影响更多的Alpha,更是欲强行将他带走。

然而就在他们的手要碰到他身体之际,后方却突然传来一道冰冷到刺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