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帅男生打灰机_我的女皇大人 柚子多肉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超帅男生打灰机_我的女皇大人 柚子多肉

超帅男生打灰机_我的女皇大人 柚子多肉

“疯子。”

我大骂了一声,去掰的他的手,却被他抵在了树上。

“怕什么,又没人看见。”

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我顿时脸红脖子粗。

“你怎么知道没人,快放开我。”

胡九幽蜻蜓点水般的在我唇上轻吻了一下,松开手道:“急什么,逗你玩呢。”

“你……”

死狐狸。

胡九幽哈哈一笑道:“今天狐狸不发情,不过你要是有那种需求,我也可以破例满足你一下。”

“滚,谁有那需求。”我骂了一句,又问:“现在怎么办?”

胡九幽也正色了起来。“你回去睡觉,我去镇东看看。”

我立即说道:“我也去。”

胡九幽头也不回的说道:“不行,那里太危险。”

我有些无奈,嘀咕道:“我要是像你那么厉害就好了。”

胡九幽忽然站住了脚,我差点撞到他身上。

“怎么了?”我抬头问。

他低头看着我,随即从脖子上拿下了一个东西,不由分说便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带上这个,你就有自保的能力了,但是这个能力可不能乱用,不可有伤天和。”

一股温热的感觉从胸口涌起,瞬间便到四肢百骸,那种舒服的感觉差点让我叫出声来。

不由拿起了那个吊坠,是块金黄色的小石头,像个小太阳一样,圆圆的,里边隐隐带着火焰的流纹,很是精致好看。

我摆弄着吊坠,随即便发现了不对。

这么黑的天我竟然能看清里边的纹路?没搞错吧?

胡九幽在我脑袋上揉了一下。

“别看了,再不回去,你明天就别想上学了。”

我追上他问。“这东西是什么啊,有夜视功能?”

胡九幽的语气忽然有些深沉。“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说完这句,他就不再说话了。

我不知道他情绪为什么低落,几次想问,却又都咽了回去。

虽然我和胡九幽相处的时间不长,他的脾气我却也了解了几分,他不想说的,我问也是白问。

就比如小七,我总觉胡九幽和他的关系,不止是师徒那么简单。

一直走到我家楼下,他才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道:“上去吧,今晚可别想我。”

“鬼才会想你。”

我啐了一口,又回头问。“不会有危险吧?”

胡九幽立马又嘚瑟上了。

“九爷的字典里还没有危险这两个字。”

我白了他一眼,回身上了楼。

打开门便看到了躺在客厅里睡觉的奶奶,如此漆黑的情况下,我竟然看到了从她身上掉落的薄被,甚至连我奶奶背心上的花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激动的攥起了拳,好半晌才慢慢的松开手,帮我奶奶盖完被子,悄悄的溜回了屋。

躺到床上,我又纳闷起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厉害的,被胡九幽说的那么神秘,还有些不舍。

就拿着坠子反复翻看,忽然一道强光从坠子里闪出,直接刺入了我的双眼,我只觉大脑内一阵剧痛,瞬间眩晕。

本梦半醒之中,我来到了一片燃烧着橙色火焰的世界。

诡异的是,并不觉得烫。

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反而让我十分的亲切。

而此时,我的身体外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竟然冒出了一层淡淡的红橙色光晕。

片刻,便又消失不见了。

徜徉在火焰世界的我,也在瞬间脱离出来,进入了深层的睡眠。

第二天,我准时睁眼。

吃早饭的时候我妈匆匆的问了我一句昨晚干什么去了,我说在小胖家复习的有点晚,便搪塞了过去。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学校。

一进班级就是卷子轰炸,中午放学脑袋已都不转轴了。

直到我看到了胳膊上带着孝布的李美欣,才想起她爸死的事。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过去安慰一下。

算是祭奠我那还没开始,就被掐灭的初恋火花。

“李美欣同学。”

我快走几步追上了她。“你爸的事我都听说了,请你节哀,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李美欣看了我一眼,眼睛直勾勾的,毫无神采。

“没有,谢谢你了陆同学。”

我知道她遭此打击,心里必然难受,叹息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钱,本来我是想请小胖吃午饭的,看到李美欣这副样子,实在是不忍了。

她是单亲家庭,如今连最后的依靠都没了,日子肯定难过。

李美欣往后退了一步。“这钱我不能要。”

我强硬的把钱揣进了她的兜。

“拿着吧,多了我也帮不上你。”

给完我就赶紧跑,心里有激动,又有点做贼心虚,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心疼。

没走几步,我就被一个梳着时尚丸子头的女生给拦住了。

她指着我的鼻子,得意的说道:“果是你。”

我的脑门顿时冒出了黑线。

许莹,无论何时,她都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我打掉了她的手,故作不懂的说道:“什么是我,你认错人了吧。”

我抬腿要走,许莹却插着腰把我拦住了。

“小帅哥,想不到你还有两副面孔,要是我把那件事抖出去,你就等着被老师□□吧。”

我顿时怂了,赶紧求饶。

“别别别,看在咱们是校友的份上,我又帮了你家,你不能过河拆桥啊。”

许莹噗嗤一笑道:“想让我替你保密也行,下周六你假扮我对象一天,我保证不把这事说出去。”

我立马答应了,反正是假的,而且下周六还有好几天,没准到时候她就把这事给忘了。

许莹咯咯一笑,正要说话,手机响了。

她嗯了两声,挂断了电话,对身边的马尾辫说:“我叔自杀了,下午帮我请个假,虽然他没干过什么人事,我们也得去看看。”

我心说,吴海动手还挺快的。

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就当少个祸害。

许莹已经上了车,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冲我喊。

“帅哥,咱们可说好了,你要不赴约,后果自负。”

我尬笑了一声,冲她挥了挥手。

一回身,却见不远处站了个人,正朝我摆手。

原来是那个神神叨叨的小道士。

我不由咬住了后槽牙,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什么牛鬼蛇神都来找我。

赶紧走过去把他拉到了一边。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上学?你不是要走了吗?”

小道士呵呵一笑道:“用心,自然可知也,贫道本来是要走,之所以没走,实在是因为放心不下你。”

我可没心情和他废话,这里人来人往的,要是给人看到我和个道士在一起像什么话。

况且,我和他也没那么深的交情。

立即开门见山的问:“你找我有啥事,赶紧说,我还要吃饭去呢。”

小道士端详了我一眼,又摇了摇头。

我顿被他整急了。“你到底说不说?”

小道士伸手竖在胸前,念了一声道号。

“无量寿福,为了你的安全,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那只狐狸的好,不然,必遭危厄。”

我心头一凛,他竟然能看出胡九幽是狐狸。

只是心里并不相信。“什么危厄?”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张口吐出了两个字。

“孽缘。”

这话到也没错,我是人,他是狐狸,确实没什么好结果。

但是,我现在却离不开胡九幽。

到底是谁对我们陆家下手,我总得查出来。

“你要只是这两个字,可以走了。”

我抬脚要走,却被小道士给拽住了。

他目光温柔的看着我,许久,又叹息了一声。

“你肉眼凡胎,看不到人间的险恶,还是不要执迷不悟的好,那狐狸找你做弟子不过是一番托词,用不了多久,他必会出手害你。”

不等我说话,他便摘下了手上的珠子。

“这东西你拿着,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可保你一命,切记,千万不可被那狐狸知道,无量寿福!”

超帅男生打灰机_我的女皇大人 柚子多肉

“你问这个干什么?”

“咱们可说好了不能生气。”

我赶紧堆出了笑脸。

胡九幽哼了一声道:“你可以理解成是我的徒弟。”

“哦。那你们……就没有别的了?”我讷讷的问。

“什么别的?”

胡九幽似乎没听懂。

我一咬牙,直言道:“就是你有没有睡过他?”

“没有。”

胡九幽干脆利落的回了一句,旋即邪笑着问道:“你嫉妒我和小七的关系?”

我45度角的看向了天空。

“切,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胡九幽轻笑了一声,无比自恋的说道。

“你可不要过度的迷恋爷。”

“呸,谁迷恋你。”

我骂了一句,心里莫名轻松了不少。

但是一想到要见那些耗子,我的精神一下又绷了起来。

“你有没有能问出什么的把握啊,最好把镇东医院的事也给解决了。”

胡九幽耸了耸肩。“不好说。”

我又担心的问。“就你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

胡九幽云淡风轻的说道:“不会。”

旋即又做了噤声的手势。“到了。”

到哪了?

我只看到了一片烂草。

胡九幽一挥手,眼前的景物瞬间变了。

竟然多出了一片房子来。

这时,中间那最大一处院门忽然开了。

从中走出了一个獐头鼠目,双腮深深塌陷的老头子。

他瞅了我一眼,冷笑着说道:“原来是胡家的掌教,里边请吧。”

老头把我们让进了屋,里边的摆放和古代很相似,太师椅,小茶几,还有古董和书卷,想不到耗子精还挺有品味的。

胡九幽已把身体还给了我,在老头的对面坐了下来。

马上又有人摆上了糕点水果,又给我递了杯茶,我一直谨记着胡九幽的话,什么都没敢动。

老头看了我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胡掌教,你怎么带了一个生人来?”

看到这张脸,我瞬间又想起了小胖子变成的模样,果然是耗子。

胡九幽声音淡淡,言语间却带着一股子压倒性的气势。
“他是陆家的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到底是谁在对付陆家?”

老头怪笑了一声道:“原来是陆家的,啧啧,本来咱们胡灰两家可以一笑泯恩仇,同仇敌忾对付老陆家,你却收了陆家的人当弟子,这事可就不好办了。”

听他这么说,我顿时忍不住了。

大声说道:“我们家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们为什么要害我爷爷?”

那老头眯着一双绿豆般的眼珠看着我,我不由浑身发凉,仿佛灵魂都被看穿了,但却没有避让,仍然恶狠狠的瞪着他。

“还挺有种的。”

老头嘿的一声瞅着我道:“你太爷爷杀了我们几百子孙,又是扒皮又是火烤的,这笔账难道我不该找你们家算吗?”

又是我太爷爷,我一阵无语。

他老人家怎么这么生猛啊。

可我怎么从来都没听我爷说过这件事呢?

到是杀那只白狐狸的故事,不知听了多少遍。

“可是我太爷爷已经死了,我爷爷又没害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老头脸色微变,龇着尖牙说道:“你们姓陆的不是还有人活着吗,你们家才死一个,已经是便宜你们了。”

这话简直和胡九幽来找我时说的一模一样。

一时间,我无言以对。

老鼠虽然讨厌,但也是生灵,我不能因为我爷爷是人,就站在道德的至高点。

怪也只能怪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胡九幽立即不悦的哼了一声:“在九爷面前最好收起你的獠牙,陆星野现在是我的弟子,我不管你和陆家究竟有多少恩怨,再动他,别怪我翻脸无情,今天到这里,只是想问你一句,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哪有人指使,这就是我们灰家和陆家的恩怨。”

老头尖声尖气的说了一声,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胡家掌教,别忘了,咱们之间也是有仇的,你们家小七在我们灰家大开杀戒这笔账还没算呢。”

胡九幽哼了一声,霸道又护犊子的说道:“小七性情仁厚,绝对不会滥杀无辜,他若动手了,必然有他的道理,等我查清了前因后果,自然会给你们灰家一个交代。”

老头怪笑了一声道:“好,那灰海山就等着九爷的好消息了,不过,你可别让咱们等太久,最近的小崽子们火气都旺的很,做出什么事来我可说不准。”

胡九幽挑起了狭长的眼,似笑非笑的问道:“这算是恐吓吗?”

“那就看九爷怎么理解了?”

鬼海山话音未落,就见光华一闪,灰海山的胡子已经没了一截。

“你……”

灰海山气急败坏,腾地站了起来。

胡九幽仍然是一派从容,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浓烈了几分。

“我再问你一次,到底是谁指使你们对付的陆家?”

灰海山已经抓起了手杖,还没等他抡起来,脖子就被胡九幽给掐住了。

“我的脾气你是清楚的,别逼我动手。”

胡九幽嘴角含笑,声音中透着一股子令人胆战心寒的冷。

灰海山脸色连变了几变,吱的叫了一声

顿有十几个人从外边冲了进来,直接奔向了我。

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前便多了两个人,正是胡不思和吴海。

吴海一出来就唾沫横飞的大骂道:“谁敢动我侄子一下,老子就杀的他奶奶都不认识他。”

我立即看向了胡九幽,原来还以为他是那种很狂傲的人,没想到他也是有谋略的。

胡不思到比吴海稳重不少,出来就站在我身边,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些人,应该说,那些耗子。

灰海山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瞅了一眼胡九幽,又看了看我。

“好,我告诉你,是个姓白的茅山道士,我们家的几个子孙被他控制了,我们只能替他办事。”

胡九幽放开了手,笑得十分灿烂。

“这不就结了,你我同为仙家,何必伤了和气。”

灰海山咬牙切齿的说道:“咱们两家还有和气了吗?”

“那就看你怎么做了。”胡九幽扬了扬下巴,笑吟吟的问道:“姓白的在哪?”

灰海山却一口拒绝了。“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如果我说了,我的子孙就得死。”

“好吧,今日九爷承你的情,咱们的账等我查清了小七的事再一算,咱们走。”

胡九幽摆了摆手,当先出了门。

我紧跟着出去,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外边密密麻麻竟然站了几百人,模样无一例外,全都尖嘴猴腮。

胡九幽却是仿若未见,抬腿便往前走。

那些人立马哗的一下子散开,给胡九幽让了一条路出来。

我心惊胆战的跟他走了出去,离开了那些耗子的范围,一口气才喘了出来。

吴海也很是不满,拎着杀猪刀问道:“九爷,为什么不杀了这些灰耗子。”

胡九幽白了他一眼道:“仙家最忌互相残杀,如今你已上了星野的堂子,更不能乱开杀戒。”

吴海嘿了一声道:“不痛快,不痛快,没仗可打,还不如回去睡觉,我先走了。”

胡不思翻了个白眼,走上前道:“九爷,我刚从镇东回来,那边的怨气又强了不少,咱们要不要管?”

胡九幽摆了摆手。“先去查姓白的,让挽歌出来,她对牛鼻子的气息比较敏感。”

“是。”

话没说完,胡不思就已没了影。

一瞬间就剩下我和胡九幽,气氛有些沉默。

他歪头看向了我。“想什么呢?”

我闷闷的说道:“在想我太爷爷,为什么要杀那些生灵。”

胡九幽一下子也沉默了,我知道他肯定又想到了小七。

忍不住出声安慰:“是我们陆家对不起你,只是狐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了,如果……我能代替小七,我愿意供你差遣,化解这段愁怨。”

胡九幽看向了我,目光有些复杂。

片刻,又恢复了他原本的轻浮样。

“说的到好听,咱们俩到底是谁差遣谁呢,九爷我自从收了你,连个安稳觉都没睡过,你是不是该好好的补偿补偿我?”

说话间,人已凑了过来。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顿时撞在了树上。

胡九幽的手已按在了树干上,高大的身体顿让我眼前光线一暗。

我惊恐的往后缩了缩。

“你……你不会想在野外发情吧?”

胡九幽的手已经搂住了我的腰,在我耳边低低说道:“难道狐狸发情前还要盖间房子吗?”